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湖图书编著中心

医学,教辅,科技,文化,专著等,QQ1033842791

 
 
 

日志

 
 
关于我

江苏一湖:本名,丁瑞,江苏下相人,国家一级美术师,青年书法家,诗人,专栏评论人,主编过诗歌类刊物,做过诗歌专题栏,几百首诗被专业配音朗诵,翻译成英文法文,策划出版文集百部,欢迎文友交流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春潮》连载二  

2009-11-22 05:04:00|  分类: 城市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   萌芽

 

第二节

 

 

时间刚到11点30分,午饭铃声响起来,惊起四座,学生们就不再讨论民主问题,而是吃饭问题,温饱问题不解决,何谈自由民主政治,他们像氢弹一样从教室飞出,穿过教学宿舍大楼,向大学食堂蜂涌而去。脚地发出的摩擦声,像是出了地火,偌大一个大学食堂,霎时黑鸦鸦一片。

    食堂里一边等候排队,一边拉帮结派交头接耳扭在一块。并用手中的碗筷敲得震天响,以示意他们对自由民主的呼吁,杂乱无章的磁缸声,就像无头的苍蝇以及快要病死的鹦鹉,声音拖沓带水,又像是一群触电的小麻雀,食堂有十几个窗口,同学们自觉按照先来后到的次序,排起像大肠一样弯曲的纵队,也有个别想插队,被仍出人堆,现在谈民主,学二倒贩子期行罢市,在高科大是行不通的,他们手里握着有五分到五块不等的饭菜票,虽然排队是民主平等,但吃什么饭菜,还得看家庭出身,他们按照个人经济状况,选择性去买各种菜肴。

   以排队的长度来看,还是肉食比较讨学生的口味,叫人馋流口水的莫属五花肉,他们在窗口猴急等待着香喷喷的大块肉,虽然肉食的价格不菲,但学生处于长身体,正需要这种丰富脂肪营养。几百个大磁缸,两头肥头大耳的猪,眨眼之间,囫囵吞枣地顺着“富家子弟”的肠道而下,他们用冒着油腻的嘴谈民主自由。

  吃肉的学生大多是狼吞虎咽,几分钟解决问题,只是食堂的水泥地坪上,被这纷乱的人群踩踏成了一堆堆烂泥,那些胡萝卜豆腐豆芽土豆白菜粉条为主的菜肴,不需要拥挤的排队,比起大部分吃肉的同学,以青菜为主的窗口像是缺少尾巴的瘦猴,打这种菜不费工夫,人也是贫穷寒酸的互相谦让,有一些人没买到肉食的同学,显得对青菜的厌恶,但也要咬牙痛齿往肚子里咽,并小声嘀咕,这个社会真的要民主。

  开饭时间已经过去,现在空荡食堂,嘈杂喧哗过去,立刻安静下来,有一个女同学迈着模特的步伐,走进食堂,她好象把食堂也当成T型台,走路的姿势稳固有形,女同学清瘦高挑,窈窕的身段令人妒忌,此刻食堂已空无一人。

  幸亏她是后来者,否则,她将成为众矢之地焦,这个焦点可不算小,那就是大学生早恋问题,从面相上很难辨认女同学是官家小姐还是贫下中农出身,分析这个问题,太费周章,虽然成份已被废除,但每次学生填写表格,还是必不可少的,如果从她那透新的手表,说明女子不是贫穷,当然从一只表,并不能说明一个人家庭出身,改革开放以后,先让一部分先富有起来,她是不是新兴资产阶级后代,如果是富农子弟,省吃检用,买块国产石英表,不成问题。但那分明是走私表,成份难以预料。  

   从她的脚步可以看出一些端藐,她走向了素菜的窗口。或许她懂这个规律,后来者,是吃不到肉的,菜盆里素菜只有碗根的微量,食堂打菜的中年厨师带着不太干净的白帽子,并用斗鸡眼看着女同学的娇容小声说:“这个不收费。”女同学欣然一笑,算是给打菜师傅富有人情味的报答。这是公家的食堂,少许的剩菜不收钱,也属于情理之中。

   女同学娴熟的端着菜到饭食的窗口,是一个四十多的胖妇人,铝合金的饭笼里还有三个相同的馒头,馒头是按斤称的,但不比菜,不能缺斤少两,三个馒头三角钱,妇女吆喝了一句。女同学把带着绿色的五角钱放在窗台上,胖妇人把饭票放进了像黑匣子一样的木头票盒,然后麻利地找着有二角字样的红色饭票。

   女同学手拿碗筷菜饭轻坐下来,她看了看手上劳力士表,已经是十二点半,看她焦急的样子,分明是在等候心上人!她在等哪一位知己,看她那秋波流动的样子,包涵着青涩的爱情!女同学爱慕的“情郎”肯定不同凡响,所谓郎才女貌,才可匹配,猫和老鼠不可能成为一对!女同学明显是处于青春期发出的躁动,表现非常明显!他们是否还处于朦胧阶段,有一层没点破的窗户纸,我们不可而知。

  不会儿工夫,食堂里末尾这位,终于浮出水面,他的名字叫庞玉华,从外表上看,小伙子外表英俊,缓慢的行走与其他同学有着不同的沉稳气质,但仔细观察,发现个大问题,男同学走路姿势不太雅观,肩膀一高一低,但节奏分明,富有音乐性,腿有点破的痕迹。

  他按了一下右腿膝部膝盖关节,从阴雨气候,可以判断出,庞玉华右腿有风湿病,这种病一旦遇到阴雨的气候,就会让人疼痛难忍,现在看他满脸痛苦的表情,不禁让人为他捏一把汗,疼痛让他缺乏自信,庞玉华的胳膊窝里夹着一只白瓷碗,慢腾腾走进食堂,坑着头到窗口跟前,窗口卖菜的中年人说话粗壮:“没菜了,下次早点来。”

   他面无表情又来到卖饭的窗口,女人尖声厉气道:“下课不赶忙来吃,米饭和馒头都卖完了。”虽然食堂女师傅对他的穷酸样,表示厌恶,但人穷没办法,只有紧衣缩食,屈尊而就。庞玉华很纳闷,以前再晚也都有东西吃,今天的饭食怎么被哄抢一光,有必要查找出其中原因,学生连续几天谈民主自由,浪费不少口舌,饭量自然增大,学生食堂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按照老习惯,准备同等的菜肴。

   庞玉华脸黄肌瘦,双颊稍许塌陷,鼻子显得别具一格,有点像是西方人高管脖,菱角分明的脸上看来比本身的年龄更加成熟,或许是疾病的缘故,失去年轻人的朝气蓬勃,但依然可以从他骄人的气质上,领略到年龄所持有的那种狂野傲气。从他的穿衣打扮上看,一看就是穷学生,看他那一身可怜的穿戴想必只能吃看大白馒头,可今天连馒头都无,只有挨冻受饿。 

   庞玉华上身穿着干净的学衣服,这身衣服他平时是小心呵护,庞玉华的老家在矿区,做为矿工子弟穿的只能是打着补丁的工作服,同宿舍的学生都笑他穿着带补丁的红裤衩,脚上的一双变白的旧黄胶鞋,有两根鞋带是黑色,后准配上去,两只鞋帮上缀补着三块蓝布补丁,看上去很和谐,大腰裤显然是母亲精心缝制,布是五毛钱一尺劣质涤纶布,但用布料不少,但好像是半吊在了瘦弱的身体上,他的裤子偏长,被他卷了起来,平时在教室里,怕同学笑话,长裤脚可以遮掩打着补丁的毛线裤角,但遮掩不住露出脚趾的袜子,他穿着破旧的运动鞋扑踏扑踏地踩着食堂的泥水里,发出闷闷的声响。

庞玉华想既然没饭吃,只有饿着肚子,他刚想撩开两条瘦长的腿走出食堂,这时候和来时的速度大不相同,即使关节的疾病也不能影响他迅速离开食堂的步伐。

   庞玉华为何是最后一个吃饭的人!是想来最后约会女同学吗?看他的景况,显然不完全是,至少有一种结论:贫穷带来自尊,但又是一种极其可怕的虚荣心,他从家里拿来的钱偶尔能吃点清水煮白萝卜,最后来,可以等到残余剩羹,可以少发点饭票而填饱肚皮。庞玉华正要快速跨出门槛,突然想起什么?迅速转过头,发现心慕的女同学还在饭堂。女同学向他频频摇手打招呼,他端着空饭碗靠近女同学。自从开学以来,每次开饭时间,班上总是他俩备后,并各自买两个馒头聊个半晌。

    “怎么?没打到饭食吧!”女同学说着,给了他两个馒头,并从校服的口袋里掏出面包,一分为二。并玩笑道:“你来抢我的面包馒头,你知道这叫什么吗?”

  “叫什么!我该自我批评,君子不吃嗟来之食。”

    “那倒不是,你这叫挖社会主义墙角。”女同学发出鸟雀似的咯咯大笑声,响亮了半个食堂,弄得里面忙着收拾的厨师,不禁放下手中活,露出一脸的会议所思,然后看到了庞玉华这个寒酸的男同学,心里有莫名其妙的妒忌!

     庞玉华饥饿难当,可惜这面包太软,张嘴工夫就化为乌有,馒头个也太小,他用手把馒头掰成四五份塞入口中,看上有点窘困,在女生面前,他必须学斯文一点,不比家里,他把大馒头掰成两半,放入口中,或许是吃东西的习惯,庞玉华兄弟姐妹四个,一不小心就吃不到东西。

   “看你最近委靡不振,怎么回事?”女同学把臂肘拄在桌面,左手摸着头上发卡,把头稍微抬起,看着对方,庞玉华逃避对方的眼睛似的,随便望食堂打菜的窗口,看到中年厨师,爬在窗台上偷听。 

  “我也不知怎么回事,也许人心理自然现象吧!”庞玉华很想实话实说,都是这倒霉的风湿病闹的,但又不想说出。但又找不出合适撒谎的词汇。

     女同学听完他回答,禁不住抿着嘴笑。庞玉华不清楚对方为何发笑!看着身上的衣服都挺干净的。

   “你到底笑什么,是我说错了话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