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湖图书编著中心

医学,教辅,科技,文化,专著等,QQ1033842791

 
 
 

日志

 
 
关于我

江苏一湖:本名,丁瑞,江苏下相人,国家一级美术师,青年书法家,诗人,专栏评论人,主编过诗歌类刊物,做过诗歌专题栏,几百首诗被专业配音朗诵,翻译成英文法文,策划出版文集百部,欢迎文友交流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诗心小记  

2010-11-22 15:03:00|  分类: 现代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心小记 - 江苏一湖 - 一湖出书1277024021


我一直在寻找诗,就像在纸张上找一个支点,我写诗更需要一种简洁新颖的表达方式,使我微小的灵魂得到震颤,让读者在一遍遍的阅读中得到快感.
我爱的诗可以抒发悲悯的情怀,有一种感知的共鸣,一种可以触摸到脆弱的疼痛,像极了马鸣中哀伤的琴弦。
诗人看上去是寂寞的,其实是富有的,诗就是一种精神的物质,它的干净就像是从心底冒出的泉水,诗总会有诗人的影子,那被打上诗人烙印的符号是抹不掉的。
我希望我的诗是宏大的交响乐,有开阔的视野和心胸,包容宇宙万物。但诗也可以是细长柔韧的发丝,通过一滴水就能看到整个世界。
对于诗的感悟,我爱用笺言的形式表达出来。也许你未必完全同意我的观点,但它确实是写诗的过程中所遇到的。任何一种物质的存在都有其合理性,诗也如此,诗人更是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抒情的方式,我们可以被物质所抛弃,但诗人不能抛弃的是诗,诗人一旦写不出诗,就会成为一口干枯的井,其痛苦是可想而知的。
谁是诗者,谁就是缪斯和神在陋室里舞蹈。
远离社会成就不了诗人,喧闹的社会出不了伟大的诗人。
看似简单的诗有它的不简单的哲思,看似很抽象的诗也有它的可解读性,诗有自己的隐蔽性,诗人写的是一种感觉,读者读的也是一种感觉。
有时看诗和看人一样,四不像绝对不诗,一首诗总有一首诗的样子。
所谓境界,就是灵感突然从心底火山似的喷发出来,连诗人自己也被融化了。有时候写诗和读梦是一回事。
如果诗人和老母鸡下蛋一样写诗,我确信他的灵感早已被浮躁和欲望掏空了。
我所认识的诗人是一个孩子拿着万花筒,看到的是色彩的光焰。
诗是可以取暖的炉火,也是可以燃烧的流星!诗是可以转换的角色,有时你是诗的主人,有时你又是诗的书童。
诗人应该敢于担当,消费时代的诗人更需要良知与责任,用良心与责任去思考、去担当。诗是厚重的,也是可歌可泣的,诗不怕沉重,怕的是诗心不稳。所以诗者要学会卧海听闲话。
诗人是一流的摄影师,懂得用电影手法捕捉镜头,镜头要随心而动,有时候是过去的,有的也是未来的,像梦一样。诗人和诗之间隔着的不是玻璃,而是可以呼吸的空气。
诗是灯,黑暗也可见它的光明,诗是水,它是自由和流动的,诗是花草虫鱼,皆有灵性。
诗人的快慰,莫过于一首诗的诞生,它象太阳的孩子,月亮的宠儿,也可能是一棵树的自恋,枝条的爱抚,喜之可悲泣,悲之有胸怀。
诞生一首诗,其实就是我们语言的冲动,有礁石和波浪的撞击,有雪的冷抒情,也有水和火在冲突后互相融合,有土地的焦渴、有天空一片白茫茫。
读者不需要了解诗,而且往往会误解诗,但他们读诗的时候一定是兴奋的,因为诗总是有它自己的亮点,这同时也是诗者和读者能达到一种语言和情感拉近的鸿沟。
伟大的诗人在源源不断的创作中完成自己的思想历程,他所能给读者的就是生活中的点滴,读者可以跟着诗人语言的藤蔓摸到瓜果。
诗人的躯体可以腐烂,但其思想依然会发光,诗是一个挖掘、再造、离别、死亡、和复活的过程。
诗人可以用诗来娱乐自己,也可以用它去娱乐别人。幽默机智、富有哲理的短信也有亮点,也有诗人写出一条绵长的江河,这样的诗人注定是孤高自寡。
如果非要给诗画个圈,那这个圈就是宇宙。
诗是一棵树,也是一座山,你只要攀附在高处,都可以看到风景,但高处也有可能不胜寒。
诗和读者本身没距离,距离是诗人心胸的宽与窄。阻隔我们阅读的不是诗本身,而是我们思想和逻辑出现的混乱,就像诗里面拱进去了一只苍蝇。
时间是检验一首诗成败的根本,好的诗也会和流行歌曲一样会永久地流传,在时间的巨浪中被淘出来的不是沙子,而是宝石。
诗是诗人情感的建筑,诗人做的是搬运工和泥瓦匠的工作,然后才有一座诗的宫殿。
诗从一个词汇开始,到另一个词汇的结束,这诗行中的风景,就是我们的精神生活。 
诗人可以和诗对抗,同时也可以被诗心消融。诗有一个巨大的磁场,词汇就是一块吸引读者的铁石。
诗有日出也有日落,就像自然界在循环,有冷风景,也有暖心被。
写诗既和人的性格密不可分,也和建筑地理有关。南方人做诗自然少不了小桥流水,北方人少不了雪驹草原。所以一个诗人只有走遍祖国山河,才可以写出包罗万象的诗。诗风和做人也有相仿之处,诗中有刚柔并济,有豁达,也有含蓄。
诗歌中往往会反映诗人不同时期的心路历程。有时是斑点,有时候是一汪清泉。斑点可以通过诗人的眼睛抹去,清泉可以成为通向读者的心源。
有时候诗情是长长的列车,承载诗的就是铁轨上的枕木。
诗有时候是脚气,你必须去抓它,越抓越痒。也可以传染给别人,别人读你的诗也想抓痒,抓到忘不掉那首诗。
诗的语言需要反复锤炼,直到删除所有多余的话,最后保存下来的精华才成为诗。诗抒写的是诗人所感悟到的和能感悟到的,它是一个不自觉的完成和身体爱的过程。
我们可以在圆点上抒写诗行,但诗人一刻也不能停止前进的脚步。如果诗是一只滚动的橘子,诗人一定要懂得运动的原理,更要懂得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道理。
你如果选择向上帝低头,你也就像诗的自毁。诗让我们举起手,我们举手不代表投降。诗人不需要过于清醒,但一定是执着的。诗是对生的呐喊,对死的怀念。诗中的海是红海。诗的旗帜是蔚蓝的旗帜。
我爱诗,就像雪中送碳的燃烧,就像秋风爱上金黄的稻谷,就像水土之爱。诗是一只骄傲的鸟,也可以是无限延伸的一条路,更是厚重深沉的土地,是从海水中提炼出来的盐,像土地上翻泥的蚯蚓,像是爬上树的水,意念中的光合作用。如果说叶子是诗的翅膀,那么花朵就是羞怯的诗意。
诗有情才有韵才有境,所以饱满的情感是诗人必须具备的。让读者能乘着诗人的思想在诗行里飞翔,你能做到了,你就是诗人了。
诗是没有技巧的,它是自然诞生的婴儿。如果你运用所谓高明的技巧,那你就是给诗做破腹产手术,诗中的那道疤痕你是抹不掉的,它是诗的内伤。
诗是心灵微妙的震颤,语言栖居在诗的巢穴里,这个巢穴需要我们亲手用情感搭建。
诗心是画中的安静,安静如酣睡的海,如身体包裹着丝绸一般。
诗和诗人有时候可能是鱼和网的关系,也可能是鱼和水的关系,但绝对不是青蛙和井的关系。
诗人如果是蟹,蟹从来都是横行霸道的玩意,蟹壳里未必挤出来是蟹黄,冷不防会跳出来法海.
诗就如同一个有血肉的人,光有骨架不行,光长彪肉更不行,即使两者都有,还需要一颗沸腾的心。
诗歌是生活掏取的,不是舶来品,更不是伪造品.
如果在诗中坐禅,你未必能看到来渡你的湖,如果你在诗中瞌睡,那肯定有悬梁刺骨。
诗的声音,即使是聋子也能听到,诗的眼睛,即使是盲人也可以交流。
诗可以像剥洋葱那样无心地流泪,也可以是剥玉米一样把情感剥离。它是可以燃烧世界的野火,也可以是燃烧即逝流星的美,
诗歌不是早产儿,也不会是弃儿,它是在自然的光合作用下生长的植物。
总之,诗怎么写都是一首诗,写得哲理一点,哲理就是一首诗。写得抒情一点,再抒情一点,抒情就是一首诗。写得复杂一点,再复杂一点,复杂就是一首诗。写得简单一点,再简单一点,简单是一首诗。

 2007.4 论诗

图片来源自(晓看人生)网友的雕刻工艺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