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湖图书编著中心

医学,教辅,科技,文化,专著等,QQ1033842791

 
 
 

日志

 
 
关于我

江苏一湖:本名,丁瑞,江苏下相人,国家一级美术师,青年书法家,诗人,专栏评论人,主编过诗歌类刊物,做过诗歌专题栏,几百首诗被专业配音朗诵,翻译成英文法文,策划出版文集百部,欢迎文友交流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象征  

2010-12-01 18:25:00|  分类: 现代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象征 - 江苏一湖 - 一湖出书1277024021






象征

将疼痛抚平,指纹上的大风
犯一个致命的错误
向骨头里吹

思想里装满水和荒野
枯枝带着最后一点点绿
世界发不出声音

所有的一切在战争里分娩
神经哭泣着,跳上跳下
在阴影里转弯
直到光明的眼睛睁开
铺下温暖

死和生是一种必然
长期躲在肉身里,没有保障

植物开始纷纷更换颜色
水带着风,在枝头上旋转
直到叶子枯黄

天空秋天身上失水
打磨生命。在消瘦的思想里
下一场情感的雪

生活把贪婪和无知挖出
像一棵槐树
歪着脖子,和死亡冬眠

和死亡对坐,研究生的秘密
偶尔,会丢失许多细节
一些词语在肉身腐烂

植物里长出思想和根
手倒立着,把眼睛放在路口

一棵树的表情麻木
暮色,省略一些不相干的表情

用黑暗的颜色填充空白
占据的位置,构成本身的主义
神与心相交,在缺水的骨头里
一遍遍的复述

被丢弃,无法计算时间的长度
弯腰,秒针出现
只有背过身去
逃离现场
  
风曾穿透空气的红叶
给秋天两种表情

顺流而下的孤独
能看见拴住失落的影子
  
思想里夹着一把利剑
刺伤某个肮脏的地带
死亡长期地在肉身居住

历史开始计算,生命和床
思想和床的距离

红嘴是爱情的象征
沉默的眼睛
把所有的语言肢解
很多年,笔尖以亲吻的形式
依然存在和延续

和醉相似。在肉身上革命
直到欲罢不能
转化为市场经济

但有一点,自始到终是个问题
神经总是唱一首首政治歌
来欺骗自己

而黑夜的眼睛来付流水帐
开始惶恐的生活

眼睛收藏在眼镜里
思想揣在兜里
在哲学的筷子上转移

坐在思想里,解释自己
某个消瘦的午夜
失去所有的颜色和情节
手失去了概念
一只笔喝下最后的星辰

梦是安静的唯一的颜色
成长的姿态
以记忆和冲动。在指尖上划过

七  

杜撰一些情节和寓言
在石头的内部图腾
举起一面死亡的旗帜
通向一座坟墓
在肉身中央
慢慢收拢惊恐和疑惑

在水与水之间
具备一种伟大的行为

笔尖付出一生的辛劳
将思想躺在想象的中间
把语言伸进来
触及纸张的前身

意志动摇
感官和信心丧失

向世界讲述表层的开发
在语言里构筑森林
生态平衡早已在肉身上死亡

找一种象征和存在
便开始逃亡
宇宙出现死亡的床和黑洞

回到骨头中央
穿越纸张和历史
空气越来越缺少营养
眼睛睁不开,也闭不上
呼吸扩张

疼痛和秒针站在一起
手掌切入
面对所有的脆弱和寂静
影子在镜子中消失

后面是黑色的墙
只有在一根肋骨上阅读人生
让后现代主义迅速的长大

只有挖出光,和所有的素材
找死亡的编码和程序
在神经里进行一场革命

所有的叙述被概念取代
但一只笔的挖掘一直不会停止
直到发疯,把思想看得清楚

光长年匍匐在思想的周围
像一只虚伪的猫
装作一副无辜的表情

写在抽象之前
把思想搬运
最后,验证身份是否合格
 
发疯的天狗,把月咬得
咯蹦的响
天气预报脱臼

而风在水果里删除情节
在一把刀上迅速膨胀
直到插入语言

无法收场,骨头已经上锁
思想的器皿里
水和花朵柔软起来

躲在思想和气候的内部
肉身长满荒草
 
十一

睡眠披在身上
寄生于通货膨胀

地球成为一颗糖
胭脂镇压一场风暴

光和枪口作对
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来释放
找存在的因素

慧星在梦中一个翻身
成为物质的象征

生命悄然渗入骨骼
水在叶子上寻找命运
在根部呼吸
 
十二
 
思想里面挑骨头
骨头是柔软的

手在一旁作哑
高深莫测

轮廓,清晰,印象。缝隙
在前夜
脸孔不具备任何色彩

思想被清空
语言在指尖上无法表达

骨头住下
直至被神经和疼痛割开

所有多余的部分
只有等待肋骨拆除
再次迁徙

十三

返回思想中间
徘徊,在水中死亡
眼睛回到从前
风拽着迟疑的暮色

黄昏的鸟,大声申诉。
收缩于夜的软骨里

风在种子上歌唱未来
找水的内心
披着光,掉入其中

十四

弯腰,手笔直伸过去
接枯枝的手过来
坐在靠近外面的位置
在植物里生存

思想还没风干,已消失
让羽毛再轻一些

夜色插上水的音乐
在梦里回声
路,走来走去

十五

从内部。一些逗号或顿号
不需要指引

想象在叶子上抒情
像一棵树站着
不需要理由
我已获得两种表达的方式

外面,光合作用
里面很充足,看得见空气的流动
在叶子和叶子之间
在唇和齿之间。小心翼翼

当思想喝下第一口缄默
杯子和手提出质疑

十六

向着相反的方向
世纪得了一场流行病

这唯一的死亡
坐在桌子前,进入状态

外面的光线照到尘埃上
整个上午,都在空气里窒息

水感到恐惧。在一棵柳上
进进出出

叶子做着证明
不断地深入
记下其中的片段
找思想的缺口,背过脸去

十七

喝了很多的废话
思想开始喋喋不休

风在眼睛里吹着
后面的水失去平衡

习惯在声音里,找光和雾
思想却醉回乌托邦

给思想浇水施肥
修剪一下边角
进入植物的睡眠里

十八

灰与白,栖息在枝丫
水在春天里走来

蚯蚓在脚下耕耘
测量自己的骨架,让思想发芽

沉睡在意念之中
在时针上徘徊,旅行

乘着黑夜,叠词
所有的光在夜色里开放

十九

小鸟在安静地做梦
看到黑夜的眼睛,那么的近
穿过森林,遗失空白

消瘦的情节,失去重量
在花朵完全消失之前
走来走去

在水的内部
看见自由和蓝

二十

笔尖上补丁已缩水
所有的情感在纸张上出逃
在思想里静坐,在花朵上呼吸
等待夜和风

叶子在水上出逃
在词汇里受伤

一只鸟来造房
路过的秋天
在思想里种下灯盏
像水一样大声地的尖叫

二十一

醉和红,咬一下
光扩大

找到生命的入口
并不在这里。1点钟
有人一直守在思想的门口

看肉身一点点变小
成一个盲点
落下来

二十二

编辑光线。简单和快乐
我在物质里睡眠

偶尔有目光逼过来
这个秋天已严重的感冒

接近死亡,一些植物开始记录
生命,光,水
最终什么也没有带走

二十三

进入缓慢的呼吸
找表达的方式

在一张纸牌找回命运
一种可能
存在。要时刻保持警惕
不要让思想出轨

神经,一朵一朵。
与骨头亲近
这时,有暗室走进来

于是,找另一种可能
什么都没发生

二十四

禁止一部分空气的摄入
在血液里抒情

让一切都在安睡
在三米之内,找寻结果
从东到西

时光缓慢。没有什么可以阻止
一把刀子的困扰,剥开思想
找一点点绿
水已在植物里消瘦

躲在细碎的瓦片里
不被人发现

二十五

唇和杯边一样大
思想闭紧,拒绝饮下

一只鸟在上面
飞来飞去。像自然和空气

解释眼睛和舌头
把骨头藏起来
不让麦茬的声音泄露

二十六

水的质疑,发生恐慌
眼睛无法表达情感
让思想再大一点

一直向下
把手插入冬天

找寻水的秘密
思想结成冰

二十七

已多年。一棵救命的稻草
躲在时间的顽疾里
习惯用水来丈量自己

从西到东,有无数光线的进入
唯一不变的。是从桥下走来的风景
变迁思想的桥
眼睛静止
失去生命和所有的颜色

二十八

避开那些词汇
就像现在,吃下一块空白
得到一点颜色
更多的颜色陆续到来

红色的路
弯向看不见的地方
暗淡的光线
从午夜开始,拒绝抒情

二十九

开始和注定
是一个人或一件事情
眼睛爬过身体

死亡停步。驻足。
把思想标上浮动的价码
任意的出售

把死亡的身价抬高一倍
让声音在植物里表达

在午夜。将有一支笔介入
定音,梦的惯性

三十

再近一点,就可以看到
很多时候
只是站在那里
整个下午都保持沉默

掉进一本书里。
窗外的光线,在思想上悬挂

那块石头坐在那里
预示什么
很多年,找不到答案

三十一

惊醒的光
在吹动号角,回旋

应该还有
光,从思想的底部升上来

继续,用象征意义的光
在水上
拒绝一切的诱惑

过去的,一直还没有
找到。

对事物和颜色的辨认
和空气雷同

三十二

现在,所有的一切与我无关
纸上正长出思想
笔尖停止

可以看到具像的事物
一杯接一杯
出口成章

两个主义
一眼就看得出来
能吹会捧

三十三

让思想做伸展运动
在影子上,刻下两臂的长度
站在墙的中间
骨头变黑

向前,把锚拔起
生活里没有一点颜色

神经一直在尖叫
软骨的尾巴一直在摇

剩下一祯影子
在制造恐怖
花朵降落在死亡身边

三十四

能看见,注定看见
转动思想的车轮
一支交响曲在肉身上奏响
各式各样的发出

不再计较
一粒食粮,让鸟遗忘

一片天空,让水死亡
无法完全打开
跑了好几圈
就这样,什么也看不见

属于自己那个空座
无法到达终点

三十五

在心上,找星辰和意象
思想空洞地打开

和所有的人一样
有关的事物
被死亡长年的提醒

从心里跑出
一粒沙开始冲出筋骨
在神经上睡觉

风在枯叶上死亡
左右思想

让骨骼拔节长高
这卑微的渴求
如同自我

三十六

并肩站在一起
黑暗突然
在空虚里更加的黑暗

走过同样的过程
让思想对坐

把牙齿打磨成利刃
咬住历史和战争
无法出逃

一棵树,摸到星星
蚂蚁摇摆着头
一盏油灯
看清所有的站立和倾斜

影子只差一步
就会存在和永生

三十七

在所有行走在过程之中
高贵的水,用心灵支撑
梦如同原理

星辰守夜,光走入泥泞
火切割骸骨

反抗,坚持,宽容,凝重
在思想里画出弧线

累计收入
记忆里不见天空和岛屿

三十八

在岸的那边
抵达生命和骨头

水一样的真理
长出心灵

在岸的那边,远远地望着 
比在身边更遥远

观察自己的身后
过程是一棵树的移动
从影子里走出

三十九

生命在寓意里长出
吮吸水
找灵魂的镜子
作为一种物质和存在

思想的作料
种植在历史和过程中
原始和文明,现实有一种结果

站在思想的一角
弯曲,倒立

四十

闪现,左边,右边
路,无人指挥

不曾看见
雾一样的归途
成长的晨钟

横向,距离心三尺
走不了多远
一棵树坠落下声音

历史安静地坐下
伸向天空。水的梯子

纵向移动的时候  一米很遥远
在哲学的星座上
小心地走下来
突然失去很多表情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