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湖图书编著中心

医学,教辅,科技,文化,专著等,QQ1033842791

 
 
 

日志

 
 
关于我

江苏一湖:本名,丁瑞,江苏下相人,国家一级美术师,青年书法家,诗人,专栏评论人,主编过诗歌类刊物,做过诗歌专题栏,几百首诗被专业配音朗诵,翻译成英文法文,策划出版文集百部,欢迎文友交流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子衿论诗  

2011-11-17 14:03:00|  分类: 名家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米沃什的《梦痕录》(节选)

 

《梦痕录》(节选)

◎米沃什

 

他们命令我打点行装,因为要烧毁房子。

还有时间写信,于是我带着这信。

我们放下包袱并靠墙坐下。

他们看着,当我们把一把琴放在包袱上。

 

我的小儿子们没哭,严肃而好奇。

一个士兵拿来一桶汽油,其它人在扯下窗幔。

 

话说,这首是组诗的节选,原诗太长了 。不过,这首本身是独立成节的,单独拿出来看也可以。

这里,有一个背景,1939年,苏联红军打进波兰,扣押了3万波兰军队,(米沃什是波兰人)然后统统关进集中营,然后秘密枪杀了,消息传出来,米沃什就写了《梦痕录》这首组诗。

米沃什的诗,往往很少暴怒和激进,相比其他诗人,他更多的显示出一种慢悠悠的冷静。他的诗歌也因此而变得准确、有穿透力。我们看着首诗,作为在这个背景下,如果我们是米沃什,要么痛心疾首,要么怒发冲冠。但是从这首诗里,我们甚至看不出任何主观情绪的表述:

“他们命令我打点行装,因为要烧毁房子。”

这样冷静而残酷的表述,谁能无动于衷,而谁能写出来?作为读者,我们会觉得这很简单啊,没什么了不起,但是控制自己的情绪到这一地步的作者来说,这就很了不起了。

我们再看:

“还有时间写信,于是我带着这信。

我们放下包袱并靠墙坐下。

他们看着,当我们把一把琴放在包袱上。”

这里,关键点在于“一把琴”在这里,整首诗都是冷峻的暴力、残酷、战争、强迫和面无表情,但“琴”这个意象在这里却和整首诗形成了情绪场上的对冲(琴可以代表自由、美好、热情、艺术),如此一来,我们就捕捉到了这平淡的诗里一丝不平淡的亮点。这就是全诗的诗眼所在,也是我们说的,是个必须要有的冲突

但单单有这样的冲突,还不够。因为这冲突是建立在抽象思考上的,是理性层面的冲突,思考有之,但情绪震撼不足,为了弥补感性层面上情绪冲突的匮乏,米沃什继续道:

“我的小儿子们没哭,严肃而好奇。

一个士兵拿来一桶汽油,其它人在扯下窗幔。”

我的小儿子们,他们没哭,为什么?

因为他们在目睹这样的暴行,绝望而透支:一个士兵拿来一桶汽油,其它人在扯下窗幔。这个动作很轻巧,甚至没有什么血腥,但“汽油”、“扯下窗幔”,却给我们一种从心理上直逼过来的压抑和紧张。尤其是诗歌到这里就停止了,未知带来恐惧,未知带来空间,这样强大的空间和惯性恐惧会做用在我们读者心理上,达成感性层面上的情绪冲突感

所以说,这首诗的成功之处,就在于他没有把话说尽,他给出了冲突,完成了渲染和铺垫,但没有抒情,没有嚎叫,没有歇斯底里,这不是说他妥协退让,他单独列出这些冲突点就说明不是妥协,而是抗争,冷抗争,他没有抒情,但千千万万的阅读者替他完成了这样的抒情,他没有做征服读者的行为,读者自己征服了自己。他只提供了事实。

 

梧桐岛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