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湖图书编著中心

医学,教辅,科技,文化,专著等,QQ1033842791

 
 
 

日志

 
 
关于我

江苏一湖:本名,丁瑞,江苏下相人,国家一级美术师,青年书法家,诗人,专栏评论人,主编过诗歌类刊物,做过诗歌专题栏,几百首诗被专业配音朗诵,翻译成英文法文,策划出版文集百部,欢迎文友交流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西翔荐诗之二  

2011-11-22 10:54:00|  分类: 诗歌鉴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抒情诗谬论》,评风上的树叶/诗《渭水》和南鸥/诗《一只鹰,代替了天空所有的言辞》
《一种情致的抒情诗贯穿下来最省事》,评谢虹/诗《我知道你会来找我的》 
《再谈重复句》,评童雪/诗《那晚》
《再谈重复句(之四)》,评南南雪/诗《这个,我没有蓄谋已久》
《答非所问,予人印象最深刻的东西》,评阿鬼/诗《母亲》
《小说笔法,典型场景的典型人物》,评马新朝/诗《离城三十里》
《建议诗人们写诗小说》,评魔头贝贝/诗《踯躅者》
《直面伤悲,却有一种崇高的味道》,评孙淮田/诗《街市,路边卖菜的农妇》
《诗性哲理句让人折服》,评吟唱的流沙/诗《遭遇》和江南客/诗《现实》
《底层人身上不文明的东西可能更多》,评张乾东/诗《低处的呻吟》
《相信能引起许多人共鸣》,评额鲁特乌银/诗《你看  我们是不是越来越像亲人》


风上的树叶/诗
南鸥/诗

《渭水》

◎风上的树叶
 
渭水
我说的是叶子
可我比叶子更轻
我怕寒霜铁剑
轻轻一挥,寒光一闪
我的祁愿
柔弱且患有风寒和咳嗽
终究要凋落
尘土和泥泞
厚了又薄
请为我滑过眼角的水
欢欣罢
那是或早或迟
跟随我的
渭水
渭水
 
(诗歌作者地址:http://blog.sina.com.cn/u/46a0f28c0102dvj7)

推荐理由:
 
   汉语言的曼妙被用到极致,我也喜欢这种语调的重复,诗歌诗歌,借助语言各自独有的天生的韵致和敏感,尽可能不使用一根筋不拐弯抒情法(譬如徐志摩的诗),各展才情!这是提高抒情诗音乐性和较高境界的良方。我们要大胆地说:一种情致贯穿到底的老抒情,过时了!

    抒情诗的长处在抒情,反而决定了它具有如下性情,它的诗句是一看就懂的,而方便抒情。不像有些智慧性诗句或暗示性诗句,一个分行就要让你琢磨半天。这样,一看即懂的抒情诗句,我们若是再不去从音乐性上下功夫,我们就对不起汉语言具备的音韵和敏感性了。
    这方面我们还具备一个重要的技术支撑,那就是重复句带给我们的美感,像这首诗一样:渭水,渭水。重复本身就是一个美学命题。它运用它的整齐,和谐,一致,具有秩序井然的美感这些特点。即可以让一首诗铿锵有力激情澎湃。又可以让一首诗千回百转别有风情。目前个别诗人运用得十分娴熟,在具体位置的楔入上也五花八门,有的按排在段首,有的按排在段尾,有的按排在段中。有的不规则使用,有的循规蹈矩使用。他们一般都能选用琅琅上口的具有特别乐感的词句,穷尽天地造化和人工机杼,让人不由叹之,让人刮目相看,美感具有多样性。
 
    朋友们,重复句是上天按排给抒情诗的一个重要礼物,抛弃一根筋抒情法吧!下面介绍一首诗:
 
《一只鹰,代替了天空所有的言辞》
 
作者:南鸥

鹰在俯冲。
鹰展开黑夜最鲜亮的动词
当一只秃鹰从天空俯冲下来
一支盛大的歌队开始歌唱
如果要剥开黑夜
这是最好的时刻
鹰在俯冲。翅膀翻卷天空
我看见魔鬼大摇大摆,
天使轻轻走动
琴声枯萎,陷落空旷的黄昏
鹰熄灭的不是一片风景
鹰啄破了成千上万颗心
鹰在俯冲。百鸟在欢呼
百鸟摆开盛大的晚宴。
鹰在呼啸在狂舞
而一只鸽子在翻飞在死去
鹰的翅膀,把我带到鹰的家乡
我看见古老的森林,看见森林中
兽类的居所和人的部落
我看见死者的脸
比白昼更加清晰
鹰在俯冲。
鹰是黑夜的歌手晚宴的
主演。一只鸽子的命运呵从你的俯冲开始从你翅膀划动的弧线开始
一只鹰,代替了天空所有的言辞
那只胸脯最美的鸽子
今夜,再也不会回来
鹰在俯冲。
鹰啄食瞳孔中所有的颜色
黑夜中已经没有生命,
如同死亡里没有星光
天亮以前,群山和人群已是灰烬
黑夜,升起燃烧的坟场



谢虹/诗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的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的
我一直都在那里
看田野里的叶子渐渐老去
在蚂蚁喧嚣的洞穴一遍遍演绎去秋的故事
直到有一天我不能真切地记得你的笑容
那个烂熟于心的名字  从羞于启齿到无从表达
可是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的
跌下烟囱的烟灰回归土地
山峦里纷纷升起的暮色
那窄小的街道  黄色的雾气在窗玻璃上遮住片刻的欢愉
银杏的叶子舞动成枯碟
青涩纹理里男人们厚重的烟气
我已经熟悉了这一切
熟悉了每天下午在卡布奇诺的咖啡里丈量生命
懒懒地听隔壁的音乐舒缓地响起
在杯子里拿起一个问题再放下一个问题
即使这样  我还是知道你会来找我的
我盲目地怀念你光满四射的侧影
你走过的洒满热血的道路
你的配饰和森沙拉的香气
剥着小干果  吃过红茶之后
我在想  你来的时候人声一旦唤醒
我们会被淹死
挽起裤脚跟你走  不知道这样做
我是不是还会有当年的勇气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的
我一直都在那里
可是  你真的会来吗

http://blog.sina.com.cn/u/61f2e7470100uwzr
 
推荐理由:
 
    在我贬损一根筋抒情法的时候,我并不是全部扼杀。因为一根筋抒情法里也有许多佳品,但我总觉得它有共性上的东西。君不见非常多非常多的抒情诗人是一个腔调,并且已达到男女不分的地步,他们相互传染,你学我我学你,那么,用各自独特的重复句就能破解这个难题,因为各自独特的重复句都是别出机杼的。这样一来各显各的个性,诸如诗人谢虹这首诗的重复句,就比别人的多了一种吟唱的味道,让人心旌摇荡,在我看来非常难得。
    实际我早说过,一种情致的抒情诗贯穿下来最为省事,那时我提倡加叙事成份,加出人意料的结尾,都是想提倡写作的难度。再说一句吧,诗人们通过这二年的磨砺,该到了讲究音韵,语感,令人着迷的情调,曼妙的气息,和优雅得体的表达方式的时候了。


童雪/诗

《那晚》

那晚星光再一次点亮牵牛
点亮麦芒上的鸟鸣
那晚所有的路径闪亮在空中
所有的足迹有如莲花的盛开
那晚古老的麦子一片璀璨
一排排的连枷翩跹成一曲又一曲的绝唱
那晚红男绿女的彩船香艳无比
满江的蛙鸣被它舞成一道又一道的彩虹
那晚牧歌一次次地张开羽翼
一次次地掠过篱墙掠过寺庙掠过稻草人的梦
http://blog.sina.com.cn/u/512493aa0102dxrg

推荐理由:
   还是独特的重复句,重复句能变出许多花色来。要别出机杼独出心裁,争取给读者以意外。但具体的诗歌现场中,我们也发现许多索然寡味毫无美感的重复句,其一可能是习诗者误以为重复句写作容易操作,所以他们放纵了自己。其二,情感真挚最重要,有了真挚情感,能盖过许多技巧性东西,换言之,不使用重复句也能感人,但为什么又提倡重复句呢?增加诗写难作,增强精品意识,写出韵味,写出情调,写出别具个性的这一首来。其三,唯美,唯艺术至上,像童雪这首一样,一切景语皆情语。


南南千雪/诗

这个,我没有蓄谋已久
 
我以为把夙愿种到天际
就能接近上帝的温暖
我以为把灵魂坦露在旷野
就能接受辉煌的洗礼
我以为一切从良善,纯真出发
就能接近那个永恒的真理
 
我在意的美哟
长河落日
大漠孤烟
 
最终  虚弱成一声惊雷
砸进荒草丛中
吓破狐狸小鬼、冤家对头的胆
他们趁着夜色四散逃开
这个,我没有蓄谋已久
 
南南千雪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nannanqianxue

   不能再说,重复是一个美学命题,说过多次了。不能再说,重复的节奏感、韵律感和强烈的表现性符合诗人的情感律动和诗歌抒情表意的特征,因而在诗歌创作中的高频率出现和娴熟自如的表现风格,几乎使之成为诗歌艺术的专利性标记,小说等其他艺术门类在这方面望尘莫及。不能再说了。那么根据南南千雪这首诗,我想说的是,重复在诗歌中花样翻新的运用,实际在上次就已说过了,有的按排在段首,有的按排在段尾,有的按排在段中。有的不规则使用,有的循规蹈矩使用。那么,南南千雪这首诗就是不规则使用了。
   你看,它只出现在诗中的第一段,后两段弃之如敝屣。我总觉得,重复虽然有整齐,和谐,一致,具有秩序井然的美感。但老个子们并没有尊崇之,他们的意识好象时时有离经叛道的念头,本来不忘创新是人类向前的永恒动力。于是在他们的诗写中,有的只在首尾重复,有的只在首首、尾尾重复,有的只在诗中重复,有的间隔重复,总之完全脱离了教料书给重复下的定义,并取得了陌生化新鲜的艺术趣味。
   那么,南南千雪作为一个诗苑新人,她这首诗的重复句趣味,虽然别有风情,但这里我也不多说了。
 
 
阿鬼/诗

《母亲》

 
火车路过甘肃,我看到很多榆树
十多年没见了,样子一点没变
儿时母亲做的榆叶粥,叶片抿在嘴唇
等榆钱,等槐花,等到麦子收割
等我们个头高过了母亲
一一离开家乡
到拉萨给母亲打了电话
说起了榆树,榆叶粥及自己的馋样
母亲没提榆树,她情绪激动
她说,去年丢失的小狗,小猫
已经找到了家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a05427d0102dui2.html
 
推荐理由:
 
   早先写过,在诗歌的衔接方面须要模糊处理,这里,我们遑论阿鬼这首诗里面看到榆树时的插叙,以及怎祥离开家乡所作的如此处理。最感兴趣的却是诗人对尾段的描写。有那么一小会儿,我简直呆住了,因为母亲的所答非所问,包含的信息量是如此丰富,而作用于本首诗,这些话是独特的,是独立的这一个,是别人所没有而唯独这首诗有,是区别于所有人的陌生化,是生活或者就是艺术中的最高真实。我想,恐怕和我持相同看法的人,不在少数。它已经攫住了阅者的魂,打开了他们直觉的屏障,这是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胜利。
   典型细节的包容量很丰富,由于大家都能意会,这里不作过多描述。


马新朝/诗


《离城三十里》

离城三十里
那些强大的钢铁和水泥的联盟
那些高烧,冒险,欲望,以及沉默的
喊声,仍在后面追逐我
在我的前面,是一条小河
蓝天,白云,河水,全都上了锁
即使一茎细草,一朵野花
也安上了铁门,明码标价
卖门票的老头,从侧门探出头
像时间的残余。嘴上的烟卷,抵制着马新朝/诗

田野的绿
 
 
马新朝博客:http://blog.sina.com.cn/mxc1124

推荐理由:
 
    曾经评过马新朝的诗,不用隐喻不用典。但这首诗却用起小说笔法,你看那标题及诗的前四行,突出的是暗示后的效果,因为,暗示性的东西在阅者的艺术享受中最有魅力。暗示性的东西在诗写中也最能包容而省却大量笔墨。之后在该诗的五至八行中,我们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而最后那卖门票的老头探头出现,不但有一种神秘感,而最重要的是揭示我们当前严峻的生存状态。至此,该诗的解读就算完成,不,我还要说最后一点,你看此诗好象是自然而然按离城三十里的顺序完成,而实际呢,这是作者深思熟虑后作出的按排,所谓小说笔法,实际就是,典型场景的典型人物。
 

 
●魔头贝贝/诗

踯躅者
 
电话在等待拨打。
窗外。雪花。这白白的坠落。
这必然捆着我。让身体自由。
一屋子的空气。满脑袋的浅薄。
她在楼下洗衣服。我在楼上
一会儿抽抽烟,一会儿翻翻书。
傍晚我们回父母那吃饭。不可
更改的暮色中,温馨的一闪。
我盯着青菜。你偏偏夹来牛肉。
我和弟弟曾认为就算是肥肉
做成罐头也一定很美味。它在
头顶晃动。那时我没被装进去。
那时我们仰着脸——
好像看到,天空给予的允诺。
 
魔头贝贝的BLOG:http://blog.sina.com.cn/motoubeibei

推荐理由:
    如果这是小说,诗小说。那么和常规小说比较起来,谁艺术成就最高?当然是诗小说了。因为它能浓缩。在转折,在段与段事与事的衔接方面,它不动声色的可作模糊化处理,非常高明。例如“傍晚我们回父母那吃饭。不可/更改的暮色中,温馨的一闪。我盯着青菜”。那其中的“不可更改的暮色中,温馨的一闪”就是过渡语言,且非常简约。
   诗小说大有搞头,建议诗人们写出艺术成就高于常规小说的诗小说,最后取代它。


孙淮田/诗

街市,路边卖菜的农妇
 
          
http://blog.sina.com.cn/u/85b897a20100w8uo 
 
           瘪瘪的街道
           瘪瘪的牙膏皮
           还能挤出一丝风
           细细响动的
           最后一滴
           牙膏
           是一个女人的
           哭
           卖菜的
           女人
           等于
           一平方米
           摊位
           等于
           城管们挤痛了手
           挤不出的
           最后
           残留


   推荐理由:艺术性较高的一首诗,惜墨如金,不要多余的费话,上下映照,前后对比,充分尊重相信阅者的智商,并调动阅者一起参与进来,在恍若隔世醒悟以后,同情心便油然而生。
   开头的抽象描写也很艺术,并旦为艺术性较高增色不少。虚比实好。
   如今,城管已成为粗野的代名词,迎面痛砭时弊,事实上也是诗人大悲悯情怀的有机部分。



吟唱的流沙/诗
和江南客/诗


诗歌:《遭遇》
 

           吟唱的流沙/诗

           没有谁,能跨过时间的缝隙
           没有谁,不在一场春雨中淋湿衣裳
           没有谁,能留住梦中的居所,
           没有谁,可以躲避一道目光的撞击
           在你恍惚的一刹那,一张网
           正缓缓落向你的头顶
           仿佛,你一回眸
           远处,就凝固了一部历史
   澳大利亚当代著名女诗人朱迪丝·怀特说:“诗歌首先处理的,那就是经验——身体的经验,或者感情的经验,或者内心的经验——诗人从书本上或从另一些诗人那里学到的东西决不能教他作出一首诗,除非他经历了他所写的那些事情,而且那么深刻地知道它们,以致它们变成了他个人的真实。” 
   那么,上升到哲思方面的总结呢?那不更能成为诗了。况且,有一定哲理性的诗句,似乎更加接近诗性,似乎就是诗性的一部分,它带给阅者的阅读感觉是,除了全诗处处闪耀哲理性特有的让你心仪的魅力以外,全诗更是有一种广阔的意味,显得特别大气。
   吟唱的流沙这首诗就是如此。
   但反过来讲,上升到哲理层面的诗句,得须要诗人多少的人生经验啊!并且还要善于总结。下面再介绍一位诗人的诗:

         《现实》

         江南客/诗
 

          风轻易穿越长长的隧道
          阳光望而却步。我不能鄙视阳光
          阳光悄然穿透厚厚的玻璃
          风望尘莫及。我不能怀疑风的力量
          我每天出现在这个世界
          灵魂一直躲在最隐秘的地方。我不能诅咒灵魂
          影子跟随了我四十多年
          有时清晰,有时模糊,有时依附,有时背叛
          我不能抛弃影子。即便我化作一缕青烟
          影子依旧不离不弃
 
 
张乾东/诗
      《寒风中的民工》
       那几个在寒风中\
       用裂口的血手搬砖的民工
       不在意我眼神中的怜悯
       他们似乎也不在意工地标牌上
      “添砖加瓦”这几个字
       对于整个社会的意义
       他们对我的沉思
       投来鄙视的眼神
       和“操他妈的牛逼什么”的讥讽
       然后拼命向高处投掷
       冰冷的——砖块
       太阳下山好久
       他们回工棚脱掉黑漆漆的裤子
       任寒风掠过湿透的三角内裤
       7点半左右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高呼着为社会添砖加瓦的口号
       嘻嘻哈哈进入“桃花源夜森林”

    推荐理由:诗歌毕竟牵扯到刻划人物。但在以往的诗歌现场中,诗人们似乎不敢写“下层人”矛盾的那一面,生怕抹黑,而失去讴歌的本真,所以这些诗人笔下的人物,要么至诚至纯悲不堪言,要么善良刻苦引人同情。殊不知,人本身就是个矛盾体。所谓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就是指这一些人的某一面,我多么想让诗人写出这些“下层人”的不文明素质,或者揭示出这其间深刻的社会原因。

 
额鲁特乌银/诗

 《你看  我们是不是越来越像亲人》

          我开始愿意  把
          流给亲人的泪水   分一些给你
          分一些
          劳累中的喘嘘   忽而降至的忧郁
          还要分一些我肉体里的陈臃
          以及  横陈在我内心深处
          那些过时的山水给你

          甚至一览无遗的  把我
          展放在你的阳光下   再不用粉饰我的衰老
          也不再计较丑陋和贫穷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是最踏实的温暖
          你看  我们是不是
          越来越像挚爱的亲人
 
     推荐理由:不应否认,夫妻这种结合体是非常微妙的。极特别情况下,离婚后视为路人。但
也有许多这样情况,先结婚后恋爱,再有一个小孩后,两人即使感情还不合,但也有亲人之间的
感觉。我想,这首诗描写的可能就是这吧!而犹为可贵的是,这种情虽让人心旌摇曳,感慨万端,
在诗写中却并不多见,而额鲁特乌银却把它写出来了,相信能引起许多人共鸣。这首诗的现实意
义是,是引起对缘分的尊重。
    额鲁特乌银的诗有一种韵律美!只不过被情感内容遮蔽了,这也是阅渎中常有的情况。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