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湖图书编著中心

医学,教辅,科技,文化,专著等,QQ1033842791

 
 
 

日志

 
 
关于我

江苏一湖:本名,丁瑞,江苏下相人,国家一级美术师,青年书法家,诗人,专栏评论人,主编过诗歌类刊物,做过诗歌专题栏,几百首诗被专业配音朗诵,翻译成英文法文,策划出版文集百部,欢迎文友交流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西翔荐诗(三)  

2011-11-27 09:05:00|  分类: 诗歌鉴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瞻仰现代诗时,发现异常》,评新鲜空气/诗《楼顶徘徊的脚步声》

《被山阻隔的不都是风的流动》,评怀旧的坚果/诗《故乡的栗树华盖如初》

《诗歌中的以虚代实》,评蒙根高勒/诗《秋野苍凉》

《诗,整体性的扑朔迷离》,评刘鹏程/诗《短章》

《一首橄榄肚诗歌》,评于仁海/诗《我的(诗歌)》

《写诗,你会暗指吗》,评吕小春秋/诗《河边》

《这首诗看怪不怪》,评城边林/诗《车祸现场》

《大诗的情调为什么千篇一律》,评李恢弘/诗《麦  子》

《谜语也是诗吗》,评陈贵亮/诗《里下河的落叶》

历史须要时代气息》,评陆新民/诗《城市的生育力》

 

 

刘鹏程/诗

 

 http://blog.sina.com.cn/u/4ab8da6a0102dsqu


短章

 

风把我从左手吹到右手
又把我从右手吹到左手

像烫手的山芋  如此反复
词语就变老了
是春天不断地把它修改

我惧怕今生的词语会被我用完
现在  我只想写一首诗
全部是来到尘世之前的句子

……我丢失的马匹和青春
正穿过安静  缓慢的光芒……

 


推荐理由:惯常用语的掩盖下,似乎是很平常的句子,每一句的理解似乎都不犯难。它不像抽象诗句,只摄取事物的精神,我们品味要咂摸再三。而这类诗呢?尽管它单句不难理解,但放在一块形成整体以后,却形成它组合后的魔力。这时你感觉呢,它的诗旨也须要你品味再三,你还觉得,它扑朔迷离的魅力朝你扑面而来。

 


吕小春秋/诗


《河边》
 

        

          起初,他们说想念和爱

         说麦子黄熟,高梁结籽

         后来,天色慢慢暗下来

         小河边,牧羊人,捕鱼人,割草人

         挑担过河的人,野炊烧烤的人,水边徘徊的人

         渐渐消隐

         落日之后,河面有更大的虚空

         谈到不远处的灯火

         抱紧的双手慢慢松开

         起身时,他们都听到了身后

         哗啦啦的河水声

 

        http://blog.sina.com.cn/u/4e2d7e9f0102dv0t

 


    推荐理由:附着于事物的诗歌,比一腔情绪空洞抒情,真切。吕小春秋的诗歌看的不多,但有一个明显印象,善于在事物中汲取诗意。这首诗最引人处就是结尾(与前面讲的是两回事):“起身时,他们都听到了身后/哗啦啦的河水声”。不是抒情胜似抒情。这就是我多次说过的,以大海的波涛来代替面海而立的人的激动。今天终于碰到了蓝本,祝贺!

 


怀旧的坚果/诗

 

 

《故乡的栗树华盖如初》

  

       

    那时候  一条胆囊似的山沟荡漾着广大的苦绿

    千树万树只有到五月  才能像模像样地把小村埋起

    那是燕山扔下的小围脖  嵌着百十户人家

    你不知袅袅炊烟  会从哪道石缝里  挤出来

 

    栗花香  狼进庄  南方的郎也进了庄

    狼被花香熏醉  郎被遮天蔽日的栗树林放倒

    一片片树冠是山野的华盖  是燕王弃在驿路的马车

    郎进庄了  名字酷似干果  皮肤接近故乡薄薄的外壳

 

    到了九月  栗树的果实炸开一颗颗刺蓬蓬

    如同男人脱掉小褂  女人解开胸衣  这万物袒露的日子啊

    板栗的光芒一步步  从浅走向深  从绿走到紫

    就像狼从哑巴山走向雷公岭  就像郎

    从蓝海走向绿海  从一幢瓦屋走向另一幢瓦屋

 

    很久不见狼了  多年后  村子来了一个老郎

    他癫狂  眯着狼的眼  踩着狼的醉

    他嘴叼一根蚰蜒草  靠着一棵比他更老的树

    巨大的华盖铺下来了  他开始想狼了

    想那个十七岁的  狼一样温柔害羞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94287410100uvg3.html

 


推荐理由:看得出来,怀旧的坚果也是一个大手撒钱的主,像梅雨一样,任才情与灵感在诗中肆意抛撒,仿佛漫不经心信手拈来,这是给人的主要印象。这首诗里,最让人感动的是老郎对自己青春年少的回忆,含着抑制不住的淡淡忧伤。皆因诗人在前面的大力度预热,也就是说,前面的所有堆砌,都是为后面服务的,而最终换来这种深情结果,击伤了我们的要害。

怀旧的坚果的诗就是洋气。

 

注:标题引用秋水的一句话诗。

 

城边林/诗

 

《车祸现场》


http://blog.sina.com.cn/u/5d78c4560102dudq


我的身体处于愚昧
日子成了短暂

我想,世界末日到了
脑袋涵养着原始的树木
我可能成为一具摆设

生命是谁给我的。
在南阳。老母亲说
“你回来吧”。亮灯的时刻
我该跪在老母亲床头
一个头,两个头,
三个头的跪拜
直到母亲泪流满面

2011/10/31

 

 

 

 

推荐理由:这首诗的别致之处在于--我们暂且说它别致,它第一段似乎压根儿就是想让你费尽思量,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幸亏有标题在那里恍若熠熠生辉,我们才得以“饮鸩止渴”。第二段与第一段又太相对容易了。与阅者的心理感觉是:头重脚轻。并且十分诧异作者这样按排。但再细思这符合生活辩证法,因为人只有有事,甚至是大祸临头,才会想到故乡和母亲是重要的依靠。--这也是我所以要解读这首诗的天大原因。

 


于仁海/诗

 

 《我的(诗歌)》
 
               
http://blog.sina.com.cn/u/733cc89d0100y5gr


              

             我的青春,我枯萎的爱情

             我荒原的野马;脱缰,无羁

             我的黑夜;漫长,无边际

             我的思念,穿过这条街到达紫色的咖啡屋

             我的海洋;不起波浪,不与礁石为伴

             桅杆,不立

             我漏水的草屋;藏不住玉兰和木槿的香

             我的疾风;劲草下的牛羊

             ---握不住十月的阳光

             我的孤单;因为寂寞淹没那场雨

             我的风起舞的玫瑰;你因为秋天提前到来而消散

             我的发黄的相片;童年被一场洪水而湮没

             我的年老的父母;我拿什么来拯救我自己

             我的诗歌;月亮高高在上

             广寒宫里,嫦娥妹妹;你在他乡还好吗?

 


    推荐理由:发疯的排比句,发狂的情感倾诉。然而在我看来,中间的橄榄肚,都是辅陈辅垫,没有这个铺陈铺垫还不行,它起到以时间换空间的作用,起到缓冲、预热,达到情感的累积、最后只用一句话,轻松搞定。但这个搞定,却与开头的伏笔相对照,从而起到上下呼应,有始有终,而不致过于突兀。原来,该诗的着重点还是归到爱情。

 


 蒙根高勒/诗

 

 《秋野苍凉》

 

                 http://blog.sina.com.cn/u/46f883b10102dxtv
 
 
             
 
             那匹夜行的蒙古老马

             驮起我的梦

             去寻芳天涯


 


             我能叩开的梦香

             是一棵蒙古榆

             和她沉静的芬芳

 

             谁不愿爱在她身旁

             看风雪憾不动的傲骨

             支撑起奇思妙想

 

 

    推荐理由:这首好,化虚为实,以虚写代实写,千态万状尽在虚写中,这首诗似乎是写环境题材的吧?这样写,不知省却多少笔墨,以自己的梦想遮蔽现实的千疮百孔,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留深沉予阅者的联想之中。所谓对生态失衡大张挞伐以后,冲天怨气已化作潺潺溪流,换一种写法,改为曲径通幽,实还是一股愤懑苍凉之气,我们悟得出来。

 

 


新鲜空气/诗


《楼顶徘徊的脚步声》

 

           http://blog.sina.com.cn/u/6d3d403f0100xwpd
 
        
         楼顶徘徊的脚步声

         仿佛涅槃的前一小时

         头脑的飞轮,长长的问题和矛盾

         印在蛇状纸条

         循环着,痴迷的絮叨着

         声波驭浪潮一次次撞击

         生命之门,看守的神祗

         拒绝通行、展示内部秘密

         考验热情的温度和执着的

         硬度

         就这样,震动、发出嗡嗡声

         积蓄一块块不自知的

         力量,划着问号的曲度

         质问天堂……

 

         楼顶徘徊的脚步声

         一直在响,想,想人类

         所有的问题

 


推荐理由:兀自惊讶诗人的借花献佛,借别人楼顶上的徘徊,抒发自己的心事,闻所未闻,未免诧异。同时又想,这不算现代诗的标新立异吧?总而言之,奇妙。

似乎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新诗路,若是这样,无疑拓展了诗歌的表现领域,期待诗人们在这种诗上举一反三,形成一种新的程序。

 


 

李恢弘/诗

 

《麦子》

 

          http://blog.sina.com.cn/u/625f07cb0100ut21

 

                     在黄红黑三色泥土中
                           被太阳的爱情唤醒
                           在春风春雨中挥洒笑容
                           翻起一轮一轮浩荡的涟漪
                           与油菜花梦幻般的清芬相叠印
                           滋润了无数颗坚硬的心灵


                           当布谷的歌声将深绿的画布
                           晕染成一片金色的汪洋
                           无数挥舞着镰刀的人已在画中就位
                           流着汗水弯着腰躬行最虔诚的祭仪
                           上帝正在创作一幅宏大的丰收图
                           金色的颜料从画布上缓缓脱落
                           一路辗转慈航
                           为圣徒们所追捧收藏


                           麦子通体浸满了汗水
                           弥散着上帝的气息与太阳的芬芳
                           它忧伤的表情和裸袒的慈悲
                           折射出母亲灵魂深处的光芒
                           普照生生不息的尘世
                           让生命得以繁衍轮回


                           沉默得如同不存在
                           真实得近乎幻中幻
                           可我知道
                           在斑斓诡谲的表象背后
                           麦子是人类唯一的支撑
                           也将是微笑到最后的
                           神 

 

 

    推荐理由:应该还是属于大诗的范畴。深度挖掘事物的本质,上天入地,折射出事物的宇宙精神。小,小到微观,细入人的灵魂深处。没有解读过这样诗,应勇于探索一下,实现什么诗都能解读的目标。但异议的是这类诗似乎困于一个模式,千篇一律,一读,都是这种情调。这种情调说不上美,也说不上不美。问题是你都这么不能突破,审美疲劳那就自然而然了。我读时,就有一种厌烦的味道。

    但这首诗的诗歌精神,却是我写这短评的主要动力。

 

 

 陈贵亮/诗

 

《里下河的落叶》

 

         http://blog.sina.com.cn/u/6490971e0102dtrj 
 
 

          

       起风了,树上的叶子也快落光了吧
       剩下的一片、两片
       再翻几个跟头也就落下了
       这时候,如果你正从他们身边走过
       总有几个调皮的家伙
       因为好奇
       又爬上枝头落了一次


    推荐理由:单列句上看,每一句都不让你费尽脑汁思索,明白无误。但组合成一个整体后,它所暗示的东西出来了。无非就是风捣乱,将树叶又旋上枝头。等你体悟以后,不免会心一笑。进而再想,那风卷落叶上扬的场景,越发显示秋意的苍凉。整首诗达到不写之写。这种写法很巧,往往让人醒悟后暗暗赞佩,甚至有人还会拍案叫绝。但我常想,暗示性的东西,在其它文体中不是也很多吗,为什么一写进诗中就成诗了(譬如谜语)。至到目前,我还未想透。

    还是回到诗歌本身上来吧,我仿佛看见诗人陈贵亮那深入骨子里的伤秋。因为,一切景语皆情语,一切情语皆景语。--虽然它是暗示的。从不暗示的层面上来讲,这是以乐景写哀情。

 

 陆新民/诗

 

城市的生育力

              

        十七楼毕竟还是高的

        从窗口  望出去

        有一些建筑还在发育

        一些绿地被作为肥料沤埋

 

        生成的建筑可以从升降机上看出

        其难以扼制的疯狂

        让人想起热带雨林

        臭名远扬的藤绞树

 

        打桩机和搅拌车竞相发言

        这所城市的筹码

        还在加重  加重

        像越来越加重的铅灰色的云


        http://blog.sina.com.cn/u/4c09e6210100vorh


    推荐理由:吸引我注意的,还是诗的时代气息。譬如与城市相映照的农村留守儿童,也扑闪着时代气息。倒是那些抒发一已之情的,无病呻吟扭捏作态的个人感伤之类东西(譬如爱情),放进哪个朝代都可。历史是由人记录的,诗歌须要时代气息

西翔网络前沿诗评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