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湖图书编著中心

医学,教辅,科技,文化,专著等,QQ1033842791

 
 
 

日志

 
 
关于我

江苏一湖:本名,丁瑞,江苏下相人,国家一级美术师,青年书法家,诗人,专栏评论人,主编过诗歌类刊物,做过诗歌专题栏,几百首诗被专业配音朗诵,翻译成英文法文,策划出版文集百部,欢迎文友交流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傅天虹推荐汉语新诗鉴赏一三四  

2011-12-20 08:10:00|  分类: 诗歌鉴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语新诗鉴赏之一三四

余怒/听风儿/柯林/蔡欣/彭燕郊

 

 

 

余怒(1966-),安徽安庆人。。著有诗集《守夜人》等。

 

在夜里

 

三个演员边走边说话

一个有咀咒坏天气

一个说她梦见了一出喜剧

一个一遍遍地诘问:“谁是

木偶心中的影子?”

雨中,电车怀着欲望

飞驰而过

她们看见:电车上没有乘客

 

[赏析]

诗的第一句写到“三个演员边走边说话”,首先,先营造了一个轻松,悠闲的气氛,边走边说话,说明他们此时态度比较轻浮。三个演员同时在场,本来以为三个演员是互相交流的,没想到后面三句就表明了三人虽然一起走,但却表达了三种不同的内心情感,一个咀咒坏天气,厌烦天气的坏影响;一个人说她梦见了一出喜剧,什么构造了喜剧?是真正令人捧腹大笑的幸福元素还是反讽意味极强的荒诞因素?第三个人“一个一遍遍地诘问:“谁是/木偶心中的影子?””木偶是一个呆板,毫无生机,任人操控的玩具,为什么还要去当这一个“假人”心中的影子呢?最后两句,雨中,下雨天自然有点凄凉又有点冷酷的感觉,电车怀着欲望飞驰而过,电车怀着什么欲望呢?又承载着怎么样的欲望呢?无论是什么欲望,都将乘着电车飞驰而过。最后一句,她们看见电车上没有乘客,孤独的夜晚,孤单的列车,承载着欲望的电车却没有拥有欲望的本体——人,是人没有欲望还是欲望摧毁了人呢?

这首诗中,可以看出夜的黑暗中三个演员代表着三种不同的生存状态,咀咒天气的,是抱怨外界环境的影响;梦见喜剧的,是怀抱空想,虚幻的;木偶心中的影子,代表的是双重的假象,而世界就像怀着欲望的电车,盲目、冷漠,电车上没有乘客,想表达的是没有人能控制各种欲望。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

(蔡璟妍[学生]/文)

 

 

 

 

听风儿,本名崔冬。安徽芜湖人。60後诗人。作品散见各地报刊。

 

被风喊过的田野

 

被风喊过的田野 像一本诗集

丢失了词语

沉寂着

一堆堆凌乱的秸秆

腐烂悄无声息

 

夕阳正在失去衰草

江水横波

徘徊出一轮轮殷红的痛  驳船

推拥疲惫

在暮光里涣散

 

追念的间隙 每一次心跳

都以绳结记之

寅时卯地

 

而这些

你都不知道

 

[赏析]

秋天的田野,一片衰草离披之象。面对满目的荒凉,心中感慨万端。但有的时候,很多莫名的情愫无法诉说,只感觉眼前的一切连着自己的思绪,像一本丢失了词语的诗集,内存大段的空白。眼前的世界是寂寞的,意识清晰却无法去理性地感知这一切。该发生的事情都正在发生着,就像凌乱的秸秆,腐烂无声无息。

夕阳正在失去衰草。这本身就要比夕阳衰草还要悲凉。属于这个季节的某些东西,正在逝去,却又无力挽回,彷偟、纠结。江水横波,轻舟横空,这个世界,其实就是作者内心世界,突然间变得疲惫不堪,堆积的情绪,难以宣泄,却又正在缓缓地在蒸发,蒸发在氤氲的暮光里。

追念的情愫,已经逝去很久了,但依旧刻骨铭心。那些从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的记忆浮现时,如烟的情怀带动每一次心的颤栗,都悄悄以绳结记之:寅时卯地。曾经的过往历历在目,清晰可见,它曾经令我如此倾心,只是你不知道!

“追念的间隙 每一次心跳都以绳结记之”,写出了一个女子怀旧的心绪,有一种古代女子的情愫,让人不禁无限喜爱。

“而这些你都不知道”的懊恼和悲凉,无奈却无法释怀,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你,而你却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仿佛总是这么地孤单、错位,充满无尽的缺憾。  (江蓠/文)

 

 

 

 

柯林(1961-),本名王凛。陕西蓝田人。著有诗集《生在乡间》、《普通生活》、《一点爱意》、《寓言》等。

 

 

把屈辱的泪水当成果核

深埋地下

把语言去掉声音      沉默着说话

在人群的背后      把眼睛擦亮

 

忍耐      等待      坚持

一切花儿      一切果实

就是这样成长的

 

(选自:《诗刊》2002年第1期上半月刊)

 

[赏析]

第一次读到这首诗,我感到一种强烈的震撼。诗虽不长,但词语锋利,直逼人心。这是经历过人生苦难的人的心灵写照。苦难、磨练,却依然对人生,对生活充满期待和希望。

坚持的力量,沉默的力量,似一个人在漫漫长路上缓缓地行走,不问目的地,不问结果,只是向前行走,相信最终能够抵达,尽管受尽屈辱,承受了太多的艰难过程,但这也是一个人成长的必经之路,是人生的真理。(王冬生/文)

 

 

 

 

蔡欣(1947-),本名蔡向荣。新加波汉语诗人,祖籍广东潮洲。著作有诗集《昙花》、《贝壳》、《感怀》。

 

 

鹰 旅

——焚给卡拉扬

 

或者,你原是鹰

爱一种,俯瞰的雄姿

爱兀立。立冬成春

立分秒成岁月,立生命

成乐坛巍峨,立乐坛

成危崖孤寂

静时罗汉化石

动时,你双手化翼

背负渺渺天宇

扇一页,风的旅律

看众生如何

泳入苍茫的音色

苍渡中,听阿尔卑斯

磅砖的呼吸随节奏起伏

扬起鹰翼,你指挥群山

催群山流动成时间

塑造古典,塑造现代

塑造一峰峰

缥缈的未来

 

附记:

七月十六日,当代世界乐坛巨匠,指挥大师卡拉扬(Herbert Von Karajan)于筹备萨斯堡音乐节时,溘然长逝,享年八十有一。氏生前统率欧洲五大不园,俨然乐坛至尊,为托斯卡尼尼以业,另一无人可取代之指挥家。信佛,练瑜咖,深信转回,希望来生化为鹰,翱翔于深爱的阿尔卑斯山上空——这就是卡拉扬。

 

[赏析]

这首诗分三部份,第一部分开头到“成危崖孤寂”。因为这首诗是献给世界乐坛指挥大师卡拉扬的,由于卡拉扬一直愿望自己来生化为鹰,翱翔于阿尔卑斯山,因此,鹰旅就是作者对卡拉扬辉煌的写照。以鹰借喻卡拉扬,所以第一部分,就是以鹰喻卡拉扬,“雄鹰,爱一种,俯瞰的雄姿”本是雄鹰的本性,这里意思是指卡拉扬起飞的高度——成为了当代世界乐坛巨匠指挥大师。“立冬成春,立分秒成岁月,立生命,成乐坛巍峨,立乐坛,成危崖孤寂”,这是表明卡拉扬起飞的姿态——把自己的一生,春夏秋冬,每分每秒,对音乐投尽了自己毕生的精力,这是卡拉扬对音乐的执着,这就是他能成为世界一颗璀璨的星。

第二部分是从“静时罗汉化石”到“扇一页,风的旋律”,是描写出卡拉扬指挥时的那一种气势庞礴的姿态,他的双手比翼,在浩荡的蓝天中挥洒,扇一页风的旋律,风时而轻柔,时而强动,这里就指卡拉扬的音乐功底深厚,指挥驾驭得淋漓尽致,节奏柔而强,很有灵动性。

第三部分是从“看众生如何”到最后,“涌入苍茫的音色,苍渡中,听阿尔卑斯磅砖的呼吸随节奏起伏”这是卡拉扬的力量,震撼了人们,“扬起鹰翼,你指挥群山”把卡拉扬的双手比作成鹰翼,那是多么的强劲有力、灵动,以致于“催群山流动成时间,塑造一峰峰缥缈的未来,也塑造古典、现代。卡拉扬的气势带领人们进入穿梭时空的境办,让人陶醉于其中,比诗层次分明,借鹰的雄姿来喻卡拉扬伟大的指挥,真是恰如其分,也水到渠成。全诗都呈现出激昂的基调。

这鹰是自由的,卡拉扬希望化为鹰,是表明他的心胸是自由博大的,同时也表明作者长谣,不仅对卡拉扬有着敬佩赞颂之情,而且也有着向往自由,、追求高远之意,长谣的这首《鹰旅》颇具特色,令人惊叹! 

 (李少艳[学生]/文)

 

 

 

 

彭燕郊(1920-2008),本名陈德矩。福建莆田人。著有诗集《彭燕郊诗选》,评论集《和亮亮谈诗》等。

 

读信

——得多年音讯隔绝的友人来信

 

长久地长久地凝望着月亮

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了下来

 

月亮在凝望里模糊了

止不住的泪水一滴滴地落到月亮上

 

飘过来一片白云的手帕

柔软的、圆圆的白云的手帕

把沾满泪水的月亮轻轻揩拭

 

揩开眼泪,月亮还是那样晶莹

大滴大滴的眼泪还在那里落着

当心呵,再不要让泪水模糊了月亮……

 

(选自:1998年8月14日《赣州晚报》)

 

[赏析]

有人说,诗人要有丰富的想象力。或者说,诗人要有创造意象的能力。论点是对的。现选彭燕郊的一首题为《读信》的小诗,作具体剖析。这首诗的副题是:“很多年音讯隔绝的友人来信。”

我与彭燕郊,早在四十年代便在重庆有过一面之缘,近年又在友人信中略知其概况。他在时代的大风大浪中几经风雨,与四十年代的友人隔绝音讯几十年,一旦获得音讯,情绪激动,热泪横流,在这样的心情下写出这首《读信》诗,读者不但读得懂,而且深受感染。

读信,本是寻常事,但诗人诗中写的诗信,却牵动了诗人不平静的岁月!让诗人心潮起伏!试读其诗:

“ 长久地长久地望着月亮/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了下来//月亮在凝望里模糊了/止不住的泪水一滴滴落到月亮上//飘过来一片白云的手帕/柔软的圆圆的白云手帕/把沾满泪水的月亮轻轻揩拭//揩干眼泪,月亮还是那样晶莹/大滴大滴的眼泪还在落着/当心啊,再不要让泪水模糊了月亮……”

从诗中不难理解,诗人读的不是一封寻常的信,抒的不是一般的情。把读信写成诗,其中包含着多少人生的曲折和艰难,多少人生的辛酸和忍耐。思念旧友,畅叙心怀,倾吐不尽的心语,只有把它化为诗,化为泪,滴洒到月亮上去。诗的想象翅膀,就从这里张开来,飞在诗人的诗行之中。

我们也可以展开想象,当诗人收到音讯隔绝几十年的友人的信,不但白天读,夜晚也读,不但感动得流泪,还要推开窗子透一口大气,谁知夜窗外的天边,是一轮明月,明月边是一朵白云。泪既滴到月亮上,为替月亮揩泪,也就自然而然想象到需要手帕,而月边那朵白云,不正是“白云手帕”么!想象是这样切情合理。我们说,没有想象就没有诗。这首小诗中的想象,一直到诗的最末一句:“当心啊,再不要让泪水模糊了月亮。”这里既是安慰自己,也是安慰友人。想象使诗永不干枯,也使诗神采飞扬。

彭燕郊这首小诗,它之所以感人至深,这与诗人的夸张手法和切情合理的想象分不开;诗的想象力与诗的真情实感分不开;诗的想象和运用物象创造意象也分不开。因此,我们说,这首诗之所以有较强的感染力,之所以能穿透历史的时空,使人沉思,全得力于这种不寻常的艺术想象。  (刘春/文)

 

傅天虹的小木屋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