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湖图书编著中心

医学,教辅,科技,文化,专著等,QQ1033842791

 
 
 

日志

 
 
关于我

江苏一湖:本名,丁瑞,江苏下相人,国家一级美术师,青年书法家,诗人,专栏评论人,主编过诗歌类刊物,做过诗歌专题栏,几百首诗被专业配音朗诵,翻译成英文法文,策划出版文集百部,欢迎文友交流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推荐三十九:李继宗的近作  

2011-10-31 07:38:00|  分类: 现代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环形树

处空远,偶尔风吹一下
我以为很多枝条都已经遇鳞则鱼了

可是没有,它们不落叶子
有的枝头上还长着我不认识的果实

唉,有的树皮是多年后某个人的脸
而我是多年后瞅着圆圆叶子发呆

——有幸什么都不想说的人


明晃晃

对于咱们的过去,你知道吗
我也在逢山开路遇河架桥,我把涟漪说成累了的皱纹
把干旱,当作水休息了
就在昨天,我还煞有介事地
把山体的一次滑坡当作时光的坏脾气才显示出来
你知道吗,对于咱们的过去,我也在逢山开路遇河架桥
说大地的东南角仍然流泻紫气
西北角孤独的青稞已经熟了
从草原的每一棵牧草,到街市的每一根青菜
其实我说的是今夜的月光
望着月光,只有夜露下山梨树上的那些斑斑点点
还像过去一样清亮

 

霜后

我都懒得理你了,小山坡
你并无流水的草丛里开着矢车菊

有时逆风有时顺风的矢车菊,一片片
还明明灭灭地开了好长时间,开了好长时间


花圃

如果把那片九月菊沿石栏对折
现在掉下来的,可能没多少只飞累的蝴蝶

如果连上落叶的柳树,湖中倒映的塔
这等于是一个好差事

如果什么都不想,对折,对折
说着疯话,越来越起劲,和自己玩,也是高兴的


南苑山庄

我与你之间的这个夜,左一片秋凉
右一片秋凉
树叶还落在流水上

一弯冷月连着不清晰的树梢,五公里车程,你在我里面

睡去,梦见:灵与肉相互敬畏
风一定这样吹过
我的尘埃上,有你曲线流畅的涟漪


树林间

落叶声中
我定是昏沉了:
多少流水从树上下来
树底是干净的
栖息地
它还要洗一洗
再洗一洗。

 

风在山坡上吹

有些东西,就是在这时候踉跄了一下
然后像影子一样消失不见了

有些东西已经长大,风吹的是它们的爱
成熟,和越来越多的苍茫

说到积水,积水已经让风吹出了狂乱的波纹
雨后的积水,本来像镜子一样明亮

要不是风,一面一面的镜子
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模糊


东篱下的菊花开了

不知有你我
东篱下的菊花开了

菊花开了
东篱下的风吹拂了一万次
我们只感到了一次

菊花开了
东篱上面的天空空了许多年
我们只看见每天
与往事有关的那片暮色


一山秋色

横的,竖的,一山秋色啊
兔子的窝安在其中
天上不知为谁才掉下来的一朵白云
要躺在其中

还有像臂弯和胸口一样空着的流水
平静地藏在其中

浓的,淡的 ,一山秋色啊
青草爱过了就不再爱
石头话说完了
就再也找不到新的嘴唇


慢性子

兔子与乌龟赛跑,常识中乌龟够慢吧,但在我看见你之前
它还是快了一步

一场秋雨,从沉沉夜下到心里,经历了我失眠的时辰
光阴够慢吧,但在我想你之前
它还是快了一些

我向你伸手的时候,影子先出去了
我一个人给你说话的时候,周围有模拟我说话的,空旷回声


像现在一样

   □李继宗

 

褶子

提一把大熨斗熨褶子,在梦里
你不同意熨平所有的草木也没关系
熨平吹弯它们的风好了

你不同意熨平湖面上的皱纹也没关系
熨平你发呆时凝视它们的目光好了
你不同意将天空熨得更平,也没关系

日升月落,星星应该有大小,天际应该有弯曲
白云,应该白得像刚刚从棉田上摘下来

在梦里,提一把大熨斗茫然四顾
身后,究竟有多少不平事

我累了,将坐在哪里,才能安静地休息一会儿


风景谈

一切都过去了
至于草地,可以不说

我们,两个才来到风地里的人
心中都有一匹马。并且
相互拍打着,跑向了天边

天地只剩下两种颜色
绿和蓝。天和地,以久有的宁静
把有说有笑的我们
圈在中间

这样,我们暂时就像两朵有毒的
交头接耳的蘑菇


西山灯火

分成格子状
网状
散射状

分成小花的
树枝的
三五个人影的

这终将被记忆去窸窸窣窣呈现的西山灯火
几十年后
微凉里有光芒的腥甜
花簇草棵的汹涌

有往事
风月
和更紧的相拥

有蟋蟀的金嗓子,是路边草地的


你不来,我不敢老去

其实我已经老了
我老得让门前的那棵小树替我掉叶子
我老得掉了一层土
又掉了一层土

看到这些土
我就知道,过去胸膛上给你预留的篝火快要熄灭了
手臂上给你预留的力量快要离开了
及至双眼,开始看什么都是缓慢的
飘忽不定的

其实我已经很老了
及至这后来的一小段时光
我只是继续让门前的那棵小树替我掉下最后一片叶子
世易时移处

我之所以说你不来,我不敢老去
是没人的时候
我非常渺茫地希望,你也在这么想
 

石头记

没有能用的,山野的药草
元胡,黄芪,白术,五味子,零零星星地围着它

一块风差不多还在上面吹拂的石头

元胡死了,黄芪死了,白术死了,五味子死了
看上去有点儿零乱的山野,围着它


草木身

多么快,在山坡的后面
果实爱过之后
果实离开了草丛
气息爆破
坍塌之后
气息变成了一缕为爱为草木而存在的风

这一天,是暑热未尽的八月底
每年的这个时候
山上的沙棘丛似嗖嗖飞羽
几年下来,我都不想说
我已经习惯了
把这一带的枝呀叶呀,叫草木身


一宿

沉沉夜,西山
那霜白历历在目

那月亮,弯
在黄金和白银之间

那虫鸣,一旦开始
诉说

那诉说,就只有听
和聆听


一片秋凉

我还没有回来,顺便说一下
我还在疆上,在敖包窗外,月光照过来

晚风里哗哗作响的白杨树让我想你
现在是白杨树那边的月光照过来

也有河水那边的,一片秋凉这边的
而一片秋凉有高处
也有低处

现在晚风把一些五颜六色的落叶装在里面
等一等,一片秋凉看上去

也有像我一样想你的叶子
在轻轻舒展,然后悄悄卷起


外面

外面呀,不要变成镜子
不要变成那个实话实说的空镜子

容颜苍老了
我只好呆在容颜的外面等

外面呀,不要在我等的时候
空得让我一眼看见了自己


西山旁

如今,我们让一条小路空太久了
它歪歪扭扭的样子还留在多年以前
它过去的蟋蟀月光,现在的黄花细雨

当天光用一抹微红将它自然呈现

接下来的夜将它用露水打湿
我知道,这是一条早已被风吹出了呜呜声响的路
你不在,它就和我一起朝一个方向望一会儿

 

不在这里的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