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湖图书编著中心

医学,教辅,科技,文化,专著等,QQ1033842791

 
 
 

日志

 
 
关于我

江苏一湖:本名,丁瑞,江苏下相人,国家一级美术师,青年书法家,诗人,专栏评论人,主编过诗歌类刊物,做过诗歌专题栏,几百首诗被专业配音朗诵,翻译成英文法文,策划出版文集百部,欢迎文友交流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推荐汉语新诗资料备存--香港路羽自选小辑  

2012-01-17 06:21:00|  分类: 诗歌鉴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推荐汉语新诗资料备存--香港路羽自选小辑 - 江苏一湖 - 一湖出书1277024021

路羽(1959-),本名傅小华。香港汉语新诗女诗人,原籍福建泉州。一九七八年定居香港。著有诗集《红翅膀的嘴唇》、《蓝色午夜》、《路羽诗选》《路羽短诗选》(香港银河中英对照版)等。

 

香港路羽汉语新诗馆藏自选集

 

 

风对视了一下

三月的花就受孕了

小路是条自序

承受湿漉漉的温情

 

踏着你的节拍

如同自身的影子

落在吉它上的激动

都成了喘息

 

不要出声

不要说夜色似海

一盏灯已经唤醒了

春天的诺言

 

 

 

不是薄雾

不是风

是生机充满了山野

有所祈求

有所奉献

有感於

一片嫩叶的舒展

我轻轻弯下腰

在春的深处

进行着

庄严的注目礼

 

 

 

落叶枯萎后

飞翔成生命的又一次旅行

 

 

腊梅补天

 

一朵在弥补生活的遗憾

一朵在弥补生活的失落

 

 

转换

 

秋天已等得不可奈烦

夏天却紧抱门边不走

 

 

初春

 

风声悄悄地

溜进又溜出

少女

是闺房里的初春

 

 

知音

 

蜂儿嗡嗡

是甜蜜的笑声

它听得懂

花的语言

 

 

 

渔夫网里的

是渔夫的梦

渔夫网外的

才是鱼的梦

 

 

天机

 

星星布设网络

月亮发送电邮

大海深藏不露

风在走漏消息

 

 

换季

 

被霜打落的

最后的一片枫叶

告诉你

什么叫换季

 

 

 

向星星哭一次

向月亮哭一次

向风雨哭一次

向黎明哭一次

流尽了淚水

我悠悠地飘浮起来

走向天空

 

 

 

夏日的影子

在柳枝的抚慰中摇摆

一朵白云

在拭抹池中的镜子

 

穿越了天空的鸟儿

似乎在弥合距离

留下的一声清啾

唤醒了隔岸的睡莲

 

鱼儿始终睁着眼睛

已分不清白天黑夜

意外的惊吓

令一种新的感觉开放

 

 

 

春天  鹅黄色的嫩绿在波动

春天  一个美丽的名字在呼唤

春天  意味着昨日的苍凉

春天  预示着明天的盛妆

 

春天  是你睁开眼睛的明亮

春天  是你放开心情的流淌

 

春天  春天

就是你头顶上

那枚

七、八点钟的太阳

 

 

 

云雨里飘动着

片断的意象

撞响回忆的风铃

文句分行

思绪也能分行吗

生命的绿

驱散早春的寒意

原来心事也可调校到

适当的距离

便可检视

镜中的那一段悬念

 

 

 

枯叶

以飘然的姿态

从高枝

投下

 

幻想散发的浪花

激起欢呼

在窗口

形成了一曲绝唱

 

却被一阵风吹起

你的身与影

在空中泅游

成了一个孤独的魂

 

 

 

水纹

荡开儿时的涟漪

荡开岁月禁锢不住的

一种清新

或许该用新的表达方式

如同海潮撞击礁石

荡起的

一朵浪化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的话

我一定

重写春天

 

 

 

也成了蓝色

以亮丽的姿态

横渡

岛屿

 

有玫瑰的潮汐

暖暖的辐射

云剪成一片片

古城秀美的情调

 

在动荡中奔驰

依稀听到故乡的风

正由远方来

破译相思

 

 

 

異地的天空下

游动着一对失眠的鱼

海水进入贝壳

悬空的不都是梦

 

椰子树踮起脚尖

打着手语

儘管薄薄的雾

铺成了缄默

 

鸟把大海

谱成了一首歌

太阳正在调校

相望的角度

 

是大自然不朽的杰作

语言凝滞成

一条隐喻

开放在珊瑚之中

 

 

 

总有一行热淚

在月缺的郊野

怀想

圆满的时节

 

难道要怨春风

怨桃花痴痴地裸露

为甚么多情的云朵

竟漂流成孤独

 

莫非爱情

真有独特的语言

你曾抱拥得何等真切

这冷淡又如何破译

 

色彩太稠了

夜在写树的幽深

如写一首

没有分行的长诗

 

 

 

就这样

您带走了十月的深秋

令追随您的落叶

无家可归

 

总好像

您还站在石榴树下

是否思绪还在牵掛

小屋和儿女

 

几千个黑夜了

隔离的黑夜

母亲啊  您在那个世界

我在这个世界

 

 

 

草的捕手

轻拭过

露珠的晶莹

月亮

晃悠悠地来了

一任

萤的鼓点

敲响

寂寞

 

 

——悼念紫群契妈

 

在秋日的风中

我在寻找情缘飘逸的轨迹

只见蝶影翩翩

天地间舞动着双翅

仿佛是

您那微笑的容颜

 

在银河的岸边

可知我在呼唤

您的踪影

今夜是中秋

祈望您能沿着河边

踏月而来

 

 

 

夜色的垂帘

掛住流星

风帆

彷徨

女儿的窗口

怀念起

浪花的鲤城

那是母亲遗下的笑容

 

 

 

潮起潮落

又一片无奈的

暮色

抹去红墙

抹去绿树

抹去心头垒筑的

鸟巢

 

海岸沦陷

如同我

唯有思绪还醒着

耸起触须

作最后一次

飞翔

 

又一颗星星

殒落了

夜的肌肤

任凭

一隻猫的目光

缓缓纹身

 

 

路之外

 

琴声已成绝唱

空中传来的低沉之音

那是你撒上天际的

无音的音符

 

小路不负重载

总有人意外地离去

看不见的挣扎

读不到的迷惘

 

书翻至首页

回归到生命的起点

路尽的地方

一定还会有路

 

 

 

被狂风暴雨

打得焦头烂额

半边枯萎了

但我

没有忘掉阳光

 

那怕天地

把我量度成

一棵

弯曲的小松

我仍会

在山峰上

倔傲地

站着

 

 

 

月在发电

走出冰点的腊梅

垂钓

春天

 

有一片凈土

不满寂寞

以希望之手

抚触

雪原

 

 

桂花魂

 

铺天盖地的芳香

是一种

奇特的

疼痛

像一片湖泊

溶化了

几多遊人

 

一株株桂花树

站立渠边

在叙述

秦妃的故事

香魂不死

曾在枝头流失

又在水上飘来

 

 

独秀峰

 

千年的风尘

无法改写你的

丽姿

明月之下的兀立

在等待

黎明的汹湧

是轻雾缠绕的

不醒的梦

你将把一朵朵流浪的云

朦胧地

托上蓝天

 

 

 

暮色袭来

如当年帝王

鼓胀的

黑色欲望

化成民工的怨声

流淌

成渠

 

水花飞溅

是韵律的辩解

不安宁的

一片足音

日夜

奔流

 

灵渠不悔

一丛丛青翠的小草

在春寒

在清流边

在石岸隙

纷纷扬扬地

举起希望

 

 

武夷相思树

 

底色

班驳

一缕青煙

驮着空白的天

在缓行

 

山道纵横

没有怨言

斜阳

抹亮崖壁

盛开

一树树

清纯的淚花

 

 

鼓山石刻

 

月圆之后

黎明

沿叶脈苏醒

 

鼓山

石刻着沉重

风在颤慄

 

藤并不理会

沿岁月的间隙

各自攀爬

 

仰望的古井

溢出一股悲怆的

人格精神

 

 

篱笆外的初春

 

阳光总是试图

把我

染成金色

思念的枝条

因负重而弯曲

对视的一瞬间

我到了

云的那一边

 

清晨的薄雾

令空气也有了份量

春天分成章节

最精彩的

那一段

属於

我和你

 

从此

带有泥土气息的

那根羽毛

就再也飘不出

视野

含情脉脉的顾盼

一首小诗

 

 

 

心片丝丝触动

桃花纷扬

暮色不经意的涂抹下

有时

也灰得像天

 

经已成为一颗

变硬的淚

镜框浮动

仍是

一世的痛苦

 

月在空中悬浮

每次

总有一朵云

从记忆深处游来

停在三月的树上

渐渐地红

 

 

 

美眸传递

透明的双颊轻轻舞动残雪

峡谷也有夜生活

小溪

追逐着风流

 

埋在梦中的岩浆

悠然

映亮

结冰的故事

 

 

 

黄昏爬过围墙

夜幕垂下

如少女的

睫毛

 

铃声

从森林中传来

熟悉如隐隐的

乡音

 

秋天带走了

母亲的梦

一种回忆悠繫

远方

 

沿着月圆月缺的

过程

我流浪在

古老的传说中

 

 

蓝色午夜

 

心情跌跌撞撞

小溪一样

流进了夜的禁地

语言被霜花冻僵

影子和影子

隔着三层

 

是梦

非梦

星星就这样坠下了

透过风来

解释

成为一种很秘密的

声音

 

可风又怎么能

复盖去

白日的污秽

月亮朦胧成一片蓝色

读朦胧

就是在读

黎明之前的

重新组合

 

 

 

斑斑的竹

不知可是点点的淚

心情常常是孤独的复辟

镜的赠予

呈现命运的苍白

 

草丛深得难禁

我把一颗星星

踩碎了一半取光

发现另一半

竟都是遥远的乡音

 

夜霜把我雕刻成

坚持站立的姿式

不经意间忽然发现

一段竹影

已被阳光解放

 

 

 

既然更新剧情

在绿灯的十字街口

已出现红灯

为何又会再现绿灯

 

风总试图擦拭广场

却抹不净

留下的

或深或浅的足印

 

怪谁呢

路边的黄土溶雪无声

究竟要重复黑暗

还是要重复光明

 

 

一朵云

 

撞击

曾有合拍的欢愉

耳鼓上

风曾送来温馨

 

可树有太多的

动摇

始终迈不出

决定的一步

 

许许多多的故事

被岁月牵挂

一朵云

仍在继续漫长的旅程

 

 

飞来石

 

也许是一个故事的

结局

凝结成的苍凉

此刻在静静地聆听

天籁之音

 

故事肯定是悲壮的

你是核心

坚持着粗旷的不屈

你让太阳起落

为触及的一切

作证

 

 

 

雾中的竹林深处

拥抱着香火的

是一座寺院

信众的脚步追随着木鱼声

节奏缓缓

由远而近

 

何其现代的香港

何其鼎盛的庙堂

人神共处

我在仰望如一座山峦般的佛像

思考着相互之间的

这一段距离

 

 

荒诞剧

 

戴上面具

舞蹈

角色们动摇在

梦幻世界中

挣脱枝杈

随狂风而去的

竟是一片又一片嫩青的

叶子

 

 

 

抹去峰的倩影

雾在身边冷冷地

弥漫开

瀑布的哭音

 

梦乡

摇曳

此刻最难弄清楚的

是山脈的走向

 

仍有雀跃

深谷中

一朵小野花伸出陡壁

是有话要说

 

 

 

把一片片

羽毛似的叶子

吹上

夜空

又让她

慢慢地降

 

池沼暗绿色的瞳孔

倒掛着

一枚月亮

 

在黑色中泅游

冲动

欲望

 

 

情倾翠枫山

 

参加中国新诗翠枫山研讨会参观原生态

自然风景区而作。

 

乘着秋的丰韵

一双双梦幻般的翅膀

飞翔在

原始生态的翠枫山

 

绿云激涌着碧波

海浪一样的绿野仙谷中

诗人们如同游鱼

都睁大了惊喜的眼睛

 

在寻找存在的价值

在寻找生命的主题

在寻找珍異的植物品种

也在寻找自己

 

这一片原始次森林

经历过燃烧的炽痛

经历过静寂的严冬

终於迎来了千古知音

 

从吟绿亭到赏红阁

我听见枝叶和心灵的对唱

歌唱着这一片

自然古朴的风景线

 

 

跨海大桥

 

以独特的语言

和我对话

仿若一隻美丽的

有着七彩背脊的虹

缓缓驰过

印合着我孩提忆念中

深情的呼唤

 

灵魂中蓦然生出一对翅膀

是你

跨海大桥的雄姿

连接起边缘

将梦境和现实的两岸牵合

驾驭住

嘶鸣的涛声

从此

渡轮不再喘息

不必再哼古老的

那首发了霉的歌

月色徐徐落下

桥灯蜿蜒

燃起一海的辉煌

 

   

    注:路羽,本名傅小华,古城泉州人。一九七八年定居香港。系著名诗人、出版家,美国世界文化艺术学院文学博士。著有诗集《红翅膀的嘴唇》、《蓝色午夜》、《路羽诗选》《路羽短诗选》(中英对照);散文集《飞花六出》、《路羽随笔》、《路羽散文选》、《香江岁月》日记集、《路羽世纪诗选》《路羽自先集》等,作品和小传等资料被选入多种文集、辞典。路羽诗选组诗三首,获安电杯一等奖,《路羽诗选》诗集,获首届龙文化金奖二等奖、二○○二年获国际龙文化金奖突出成就奖、散文《永恒的母爱》获二等奖(中国文化信息协会)。

路羽一九八六年创办银河出版社,任社长,协办香港诗学杂志《当代诗坛》,任副社长,主编《世界华文文库》、《世界华文诗库》、《汉语新文库》统筹“中外现代诗名家集萃”中英对照五百部诗集的出版。现任当代诗学会秘书长,国际炎黄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香港文化总会副秘书长,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文学院国际华文文学发展研究所特约研究员,《华夏诗报》编辑部主任。

傅天虹的小木屋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