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湖图书编著中心

医学,教辅,科技,文化,专著等,QQ1033842791

 
 
 

日志

 
 
关于我

江苏一湖:本名,丁瑞,江苏下相人,国家一级美术师,青年书法家,诗人,专栏评论人,主编过诗歌类刊物,做过诗歌专题栏,几百首诗被专业配音朗诵,翻译成英文法文,策划出版文集百部,欢迎文友交流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汉语新诗资料备存--馆藏朱湘短诗精选小辑(英译略)  

2012-02-27 08:19:00|  分类: 百家诗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傅天虹总策划 屠岸总编审

汉语新诗资料备存--馆藏朱湘短诗精选小辑(英译略) - 江苏一湖 - 一湖出书1277024021

 

朱湘(1904~1933),祖籍安徽,生于湖南省沅陵县。著有诗集《夏天》、《草莽》、《朱湘短诗选》(香港银河双语版)。

 

馆藏朱湘汉语新诗精选小辑(英译略)

 

 

废 园

 

有风时白杨萧萧着,

无风时白杨萧萧着;

萧萧外更不听到什么

 

野花悄悄的发了,

野花悄悄的谢了;

悄悄外园里更没什么。

 

(原刊1922年1月《小说月报》第13卷第1号,收入《夏天》,商务印书馆1925年1月初版)

①发表时此多一“树”字。

②发表时此处多“树也”二字。

③原为“萧萧外园里更不听见什么”

④发表时此处多一“有”字。

 

 

 

葬我在荷花池内,

耳边有水蚓拖声,

在绿荷叶的灯上

萤火虫时暗时明—

 

葬我在马缨花下,

永作着芬芳的梦—

葬我在泰山之巅,

风声呜咽过孤松—

不然,就烧我成灰,

投入泛滥的春江,

与落花一同漂去

无人知道的地方。

 

十四,二,二。

(原未发表,收入《草莽集》)

 

 

 

我为什么还不能入下?

因为我现在漂流海中

你的情好像一粒明星

垂顾我于澄静的天空

吸起我下沉的失望,

令我能勇敢的前向。

 

我为什么还不能放下?

是你自家留下了爱情,

他趁我不自知的梦里

顽童一样搬演起戏文—

我真愿长久在梦中,

好同你长久的相逢!

 

我为什么还不能放下?

我们没有撒手的辰光;

好像波圈越摇越大,

虽然堤岸能加以阻防,

湖边柳仍然起微颤,

并且拂柔条吻水面。

情随着时光增加热度

正如山的美随远增加;

棕榈的绿阴更为可爱

当流浪人度过了黄沙:

爱情呀,你替我回话,

我怎么能把她放下?

 

十四,五,十九。

(原刊1925年12月《小说月报》第16卷第12号,收入《草莽集》)

①发表时,“漂流海中”原为“浮沉大海中”。

②原为“垂顾我于云浪的高空”。

③原为“温情随了时光而增热”。

 

 

 

秋虫,你别凄梦了:

我同她正在相逢,

你不要将我惊醒

来悲梦后的虚空;

 

秋雨,你别淅沥了:

她如今正在凝眸,

她的泪已经落下,

怎禁你再滴心头?

 

(原刊1926年1月《小说月报》第17卷第1号,未入集)

 

 

 

美开了一家当铺,

专收的人心

到期人拿票去赎,

它已经关门!

 

十四,十,十五

(原刊1926年6月《小说月报》第17卷第6,收入《草莽集》)

①此诗发表时原题为《美》

②此句原为“当去人的心”。

③“去”原为“来”。

 

 

 

唯有夜半,

人间世皆已入睡的时光,

我才能与心相对,

把人人我我细数端详。

 

白昼不虚伪所主管,

那时,心睡了,

在世闻我只是一个聋盲;

那时,我走的道路

都任随着环境主张。

 

人声扰攘,

不如这一两声狗叫汪汪—

至少它不会可亲反杀,

想诅咒时却满口褒扬!

 

最可悲的是

众生已把虚伪遗忘;

他们忘了台下有人牵线,

自家是傀儡登场,

笑,啼都是环境在撮弄,

并非发自他的胸膛。

 

这一番体悟

我自家不要也遗忘……

听,那邻人在呓语;

他又何尝不曾梦到?

只是醒来时便抛去一旁!

 

(曾刊1934年4月《中国文学》第3、4期,心入《石门集》)

 

 

幸 福

 

幸福呀,在这人间

向不曾见你显过容颜……

唯有苦辛时候,

无忧的往日在心上回甜,

你才露出真面,

说,无忧便是洪福—

等你说了时,又遮起轻烟。

 

有时我远望天边,

向希望之星挣扎而前;

一路自欣自喜,

任欺人的想象幻出凡间

所无有的美满……

到了时,只闻恶鸟

在荒郊里笑我行路三千!

 

何必将寿命俄延,

倘若无幸福贮在来年?

不过,未来之迷

内中究竟藏了什么新鲜,

有谁不想瞧见?

因此我一天有气,

一天也不肯闭起眼长眠。

 

(曾刊1934年4月《诗歌月报》第1卷第1号,收入《石门集》)

 

 

我的心

 

你不累么,我的心

这般劳碌着时刻不停

万物中只有你与流水

不曾在夜里寻过梦神。

 

你不累么,我的心?

你向来没有发过怨声……

唇与舌终天摇个不住,

何尝又对你谢过殷勤?

 

你不累么,我的心?

像娘对儿女好歹不分,

向了四肢你输送血液—

不论是治伤或是行文。

 

你也累了,我的心;

六十年之内尝遍苦辛,

 

1每一节首句原作“我的心哪,我的心”。

 

 

雨 景

 

我心爱的雨景也多着呀;

春夜春梦时窗前的淅沥:

急雨点打上蕉叶的声音;

雾一般拂着人脸的雨丝:

从电光中泼下来的雷雨—

但将雨时的天我最爱了。

它虽然是灰色的却透明;

它蕴着一种无声的期待。

并且从云气中,不知道哪里,

飘来了一声清脆的鸟啼。

 

 

英国十四行诗

 

 

看,看远方那团烽燧

在边关百尺上扬起光华……

它曾经照过胡兵结队,

悄无声的骏马驰走沙;

 

也曾经照过美人青冢,

毡帐般的天边哽咽胡笳,

或是降将拏重裘夜拥,

在双星之下望斗柄枒杈……

 

这疆场有如一片坟墓,

埋着不知多少名将,娇娃;

烽火是磷,在茔前飞度,

照见憧憧鬼影飘忽纷拏;

 

那悲叹着的荒原夜风,

有多少啾啾渗在当中!

 

 

没有地震,那滂佩伊故墟

便无从留下珍贵的文献。

科仑化布是海盗;人的贪欲

欲拏新版图加上了地面。

 

“圣经”撑起有千年的文化,

几几乎拿盖里留给杀害—

科学酿成了地狱的批发,

都是土星见了,降下天灾。

 

人事的循环太难于捉摸……

建设来自破坏,善产生恶。

 

十四

 

啊,灵魂,我们是一对孩子—

我少不了你,你也要居所—

在人生的画里我们认字;

一同游戏;一同啼哭,快活 。

 

春天来了。我们齐声的说大话:

上路去罢!路边有木槿花,

高过我们的头;草里藏躲

有金铃儿。颤鸣着小喇叭。

 

在沙滩里我们一起玩沙,

晒太阳;听湖水舐岸作声;

看云行在天上,水鸟在下;

湖风吹着;只有我们二人!

 

等到晚钟响了,鸟儿在巢,

我们也一起回家来,睡觉。

 

十六

 

只是一镰刀的月亮,带两颗星,

清凉,洒脱,在市廛定来的夜;

远方有犬吠,车辆奔走过街心,

寥落的;扰攘与喧嚣已经安歇。

 

古老的情思蓦然潮起的胸头,

以及古老的意境。仿佛有群蛙

搏动在原野内,榆柳,田舍河流

展开在夜露之中,在山麓之下。

 

山灵的喉舌微语着,一条山溪。

仿佛是终古的,松柏,宝塔,寺庙;

它们并不迎迓游客,也不嫌弃,

要是他来了,坐在石磴上,闲眺。

 

总是这么古老,悠远的,我幻想。

对了两颗星,与一镰刀的月亮。

 

十七

 

是青蛙的稻田,这一片卢草……

急剧的,小鸟在与声乡接吻。

便是驴子都跨奖夜凉甜美—

柳暗花条儿叹着气,那更是本分。

 

远处有火车,绵连的,奔走在

回的山谷中,瀑布的崖

近处有绿瓶在肚子里作怪,

有油纸作的玩具,孩童正耍

 

月亮是团脸的白痴;在水里,

他扔下来了许多珠子,滚动。

凫过水面的蛙两条腿在踢

两条白光,顶上是白发蓬蓬。

 

到明天再看小荷叶,淡青,

拿没有熟的桃子书在水心。

 

 

意大利十四行诗

 

 

我情愿拿海间天空扔掉。

只要你肯给我一间小房—

像仁子蹲在果核的中央,

让我来躲避外界的强暴;

 

让我来领悟这生之大道,

脱胎换骨,变成松子清香。

核桃内丰外啬杏仁润凉……

有的去给世人越吃越要;

 

有的,趁阳春飞越过山巅

那时候,生根着叶起来,慢,

很慢的……百年后他伸手爪

 

他高呼,低唤在黑夜,白天

要抓住那青,成年不变换,

与那硬,任风在四边骚扰。

 

十六

 

在一场奇特的梦里,我瞧见

躯壳中化出了一双自我—

美丽,天真,左边的她正唱歌;

右边的,光芒绕髑,他舞宝剑。

 

那护身的白光关照到四面,

不容烦恼浇洒的水丝毫透过,

同时,烦恼浇上了音乐的波,

那情调更丰富,节律更庄严。

 

这一架的残剩我毫不关怀;

尽由你们去分了,人生,破败!

你们抓不住那永恒的一双……

 

虽说他们的途径各自东西,

唯有在天空上,唯有在梦里,

歌声才叫得应那剑影低昂。

 

十九

 

如其我能有你的那座苔屋,

日里在廊前看暖色逗清幽;

晚上读书,或许,陪伴着朋友,

听粟子与柴薪对语在墙炉……

 

如其我能有你的深沉双目,

与但丁的一样,在蜂翼,花头

看见死去的蜂,花裸裎,颤抖,

又看苗条在已朽的根株……

 

如其我能像你那样,看人生

像看晚景,知道那光华,形象

只是日神在天上故弄狡狯;

 

只是一霎那的,那虫声似海……

等到他去了,唯有云气茫茫。

或许,好些,有一轮皓白东升。

 

二十二

 

捧着六十块圆壁,魂灵呈献

在人生的龛上:有真也有假;

有精也有粗,那雕镂成的花

盘绕过小周的月,大周的年。

 

并非无量大的,这庙庄严……

众生的敬奉虽是全部收下,

存留在欲并不多;它们悬挂

在楹柱上,或是佩带在胸前。

 

不作恒河的沙,长此有圆壁
    “这是多么可钦!”陪待着芬芳,

光采,恬静;长此供后人瞻仰;

 

魂魄也能燃着碧色的灯笼,

常来眺望往昔的辛勤,幻梦,

一直到全身颓圯入了汗泥。

 

二十四

 

潮汐的血仍旧敲开了红门

又带拢,你仍旧跳着像当初—

你并不曾死去呀,心!是何故

你化成了崖石:任水沫狂喷,

 

任波涛鼓着长舌雷厉的问,

你总是冷然不答,昂然而顾

那浑圆的天, 在衷曲里企慕

它那尚不曾推测出的底蕴?

 

除非是烈火,那在你的根株

底下跳荡着的,循由了脉管,

将你胸膛里的美喷成巨花……

 

那天会来么?……如今,只有砑

与冷漠流露在外;以及温泉,

它略为指示出了你的丰富。

 

二十八

 

我还比你好些:虽说就是世人

看来,由地位上我已经堕落

有许多阶级了……我仍旧是我,

一个作诗的,不靠贫富分等!

 

我还是比你好些:那么冷雨的绳

在荒野上围住无由摆脱,

它还没有落上我的身,虽说

我已经认识了,风兴人的冷。

 

我还比你好些:暮色的绝望,

那一种无凭倚,无欢的感觉,

我还没得:有心地好的朋友,

 

男的,女的,不单用心,还用手

来扶助—不是我,那原可忽略,

是诗,她落了火在我的身上。

 

二十九

 

这许多百衲衣,草篓,长扁担,

鳞比在甲板之上,有如蚂蚁,

不知道有多少头,漂泊于水际

一片叶,逃着不知什么灾难。

 

当时何必生育得如此的繁,

生下来供给宽裕人以欢喜,

替「贫困」扬眉;始终数十年里,

免不了奴事着龌龊与艰难。

 

有的是风浪来与生命之舟

作对……要靠纯钢,凭不了朽木,

光耀的,生命如欲达到归宿。

 

不能蚂蚁落水;要鲤发龙吟,

要竖起旗杆来作万里之游,

与风涛,冰雪为俦侣的大鲸。

 

三十四

 

作诗的原不该生下,

应分的我受尽羞辱,

又吃世间各种的苦—

比起有些人来,还差。

 

诗神的侍从,我不怕

远离了作一个凡夫;

这天赐的舌头说出,

并非我的,是她的话。

 

帝的我并不敢希望,

只要这番坚忍,诗神

能以知道,是为了她。

 

我也不理会人唾骂

为一个乞丐:向神灵

只好去求,不能勉强。

 

五十二

 

啊,盲目的先知者,看见光明

在黑暗之中,分不开,二而一;

又看见那一身两面的神只,

与项礼膜拜者的声调,形影。

 

一个声音生的,便只是声音—

你歌唱出日神所宣示的谜:

说远征的「热烈」是如何快意。

“知慧”的归家又是多么艰辛;

 

说人生开始于美丽的攘夺,

说人生终结在另一种美丽,

中间风浪,屠宰,溷浊,松弛……

 

如此,遵照了神只们的意旨,

它完了……至于他们的那游戏

盲人,你并不知道怎样的结果。

 

 

昭君出塞

    琵琶呀,伴我的琵琶:
    趁着如今人马不喧哗,
  只听得啼声得得,
    我想凭着切肤的指甲
  弹出心里的嗟呀。

    琵琶呀,伴我的琵琶:
    这儿没有青草发新芽,
  也没有花枝低桠;
    在敕勒川前,燕支山下,
  只有冰树结琼花。

    琵琶呀,伴我的琵琶:
    我不敢瞧落日照平沙,
  雁飞过暮云之下,
    不能为我传达一句话
  到烟霭外的人家。

    琵琶呀,伴我的琵琶:
    记得当初被选入京华,

常对着南天悲咤,
    那知道如今去朝远嫁,
  望昭阳又是天涯。

    琵琶呀,伴我的琵琶:
    你瞧太阳落下了平沙,
  夜风在荒野上发,
    与一片马嘶声相应答,
  远方响动了胡笳。

 

 

摇篮歌

    春天的花香真正醉人,
    一阵阵温风拂上人身,
    你瞧日光它移的多慢,
    你听蜜蜂在窗子外哼:
  睡呀,宝宝,
  蜜蜂飞的真轻。

    天上瞧不见一颗星星,
    地上瞧不见一盏红灯;
    什么声音也都听不到,
    只有蚯蚓在天井里吟:
  睡呀,宝宝,
  蚯蚓都停了声。

    一片片白云天空上行,
    像是些小船飘过湖心,

一刻儿起,一刻儿又沉,
    摇着船舱瑞安卧的人:
  睡呀,宝宝,
  你去跟那些云。

    不怕它北风树枝上鸣,
    放下窗子来关起房门;
    不怕它结冰十分寒冷,
    炭火生在那白铜的盆:
  睡呀,宝宝,
  挨着炭火的温。

 

 

残 灰

    炭火发出微红的光芒,
    一个老人独坐在盆旁,
    这堆将要熄灭的灰烬,
    在他的胸里引起悲伤──
  火灰一刻暗,
  火灰一刻亮,
  火灰暗亮着红光。
    童年之内,是在这盆旁,
    靠在妈妈的怀抱中央,
    栗子在盆上哔吧的响,
    一个,一个,她剥给儿尝──
  妈那里去了?
  热泪满眼眶,
  盆中颤摇着红光。

    到青年时,也是这盆旁,
    一双人影并映上高墙,
    火光的红晕与今一样,
    照见他同心爱的女郎──

竟此分手了,
  她在天那方,
  如今也对着火光?

    到中年时,也是这盆旁,
    白天里面辛苦了一场,
    眼巴巴的望到了晚上,
    才能暖着火喝口黄汤──
  妻子不在了
  儿女自家忙,
  泪流瞧不见火光

    如今老了,还是这盆旁,
    一个人伴影住在空房,
    他趁着残火没有全暗,
    挑起炭火来想慰凄凉──
  火终归熄了,
  屋外一声梆,
  这是起更的辰光。

 

墓 园

 

就是萧萧的白杨

也无声:

安眠吧,你沉默的

墓中人。

 

九,二。

原未刊,收入《永言集》)

 

 

恳 求

 

天河明亮在杨柳梢头,

隔断了相思的织女,牵牛;

不料我们聚首,

女朗呀,你还要含羞……

好,你且含羞;

一旦间我们也阴隔河流,

那时候

要重逢你也无由!

你不能怪我热情沸腾;

只能怪你自家生得迷人。

你的温柔口吻,

女郎呀,可以让风亲,

树影往来亲,

唯独在我捱上前的时辰,

低声问,

你偏是摇手频频。

 

1此诗作于1926年9月,作者1926年9月4日致罗皑岚信提到:“让我把刚才作的《恳求》写给你看看。”

 

 

 

谁能压得住火山不爆?

就是岩石也无法堤防

它取道

去寻太阳。

当不住劲风

也不能叫松;

要北风怒号,

才会有松涛,

澎湃过

黑云与紫电的长气。

 

一九二六年十月二十一日

(原刊1934年9月《人间世》第11期,收入《永言集》)

1以下四句原无标点符号。

 

 

慰元度

 

贫苦的文人两手空空,

剩一点柔情揣在当胸。

命运那强徒芯是不公,

这点爱情于他并无用,

都被劫林中。

 

朋友,那地方能息游踪?

我与你高歌阮籍途穷。

在夕阳道上同蹈斜红,

让西风卷起心头悲痛,

乱洒进苍穹!

 

一九二六年十一月三十日

(原刊1934年5月《人间世》第4期,收入《永言集》)

①徐霞村(1907—1991)原名徐元度,作家,法国文学翻译家。此诗发表时原无标点。

②阮籍,三国魏诗人。因司马氏杀戮异已,阮籍以醉酒佯狂明哲保身。《魏氏春秋》:“阮籍常率意独驾,不由径路,车迹所穷,辄痛哭而反。”

 

注:朱湘(1904~1933),祖籍安徽,生于湖南省沅陵县,自幼天资聪颖,6岁开始读书,7岁学作文,1919年入南京工业学校预科学习一年,受《新青年》的影响,开始赞同新文化运动。1920年入清华大学,参加清华文学社活动。1922年开始在《小说月报》上发表新诗,并加入文学研究会。1927年9月赴美国留学,先后在威斯康星州劳伦斯大学、芝加哥大学、俄亥俄大学学习英国文学等课程。为家庭生活计,他学业未完,便于1929年8月回国,应聘到安庆安徽大学任英国文学系主任。1932年夏天去职,飘泊辗转于北平、上海、长沙等地,以写诗卖文为生。终因生活窘困,愤懑失望,于1933年12月5日晨在上海开往南京的船上投江自杀。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