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湖图书编著中心

医学,教辅,科技,文化,专著等,QQ1033842791

 
 
 

日志

 
 
关于我

江苏一湖:本名,丁瑞,江苏下相人,国家一级美术师,青年书法家,诗人,专栏评论人,主编过诗歌类刊物,做过诗歌专题栏,几百首诗被专业配音朗诵,翻译成英文法文,策划出版文集百部,欢迎文友交流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汉语新诗资料备存--馆藏废名短诗精选小辑  

2012-04-01 10:11:00|  分类: 诗歌鉴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傅天虹、屠岸策编,中英对照(英译略)

 

汉语新诗资料备存--馆藏废名短诗精选小辑 - 江苏一湖 - 一湖出书1277024021

废名(1901-1967),本名冯文炳,曾为语丝社成员。废名作品在诗化追求中透露出对现实荒诞的讽刺,融西方现代手法和中国古典诗文笔调于一炉,简约幽深,兼具平淡朴讷和生辣奇僻之美。

 

  馆藏废名汉语新诗精选小辑

 

小孩

 

雨后的街道,

泥泞中踏开了容得一个人走过的路。

我挈起衣服从这边低头走去,

不觉迎面撞着一个小孩子。

无意中我的手已经搭在他的肩膀上,

笑道:“谁让谁呢?”

 

【题注】载1922年10月8日《努力周报》第23期,署名冯文炳。此首后成为《诗》第2卷第1号所刊《杂诗》第六则的前半节,《杂诗》本书另有收录。

 

 

 

 

猛然听得从街上传来的声音,——

好像我父亲喊我小名的声音,却再也没听见什么了!

 

 

我爱那捏着芭蕉扇的草地上纳凉的女孩子,

可是我不敢走近问她的姓名!

 

 

我正在读书的时候,

听到门讨饭的瞎子的叫喊,

接着是一个朋友嬉戏着学他的叫喊!

 

 

 

我时常记起那天在市场上遇着的那赤脚的女孩子:

举起盛着叫卖的西瓜的篮子,

走向玩具店问一朵纸花的价值。

 

 

这都是我遇见的小孩:

白天里跟着太太的车子跑;

夜间在漆黑的巷子里喊卖“晚报!”

 

 

雨后的街道,泥泞中踏开了容得一个人走过的路。

我挈起衣服从这边低头走去。

不觉迎面撞着一个小孩子。

无意中我的手已经搭在他的肩膀上,笑道:“谁让谁呢?”

雨后的街道,泥泞中没有一个足迹。

我挈起衣服从这边低头走去。

走到前面横着水荡的地方,不觉停了脚步,打量怎样过去。

忽然两个在荡旁游戏的赤脚的孩子叫道:“先生!这边跳。”

我果然依着他们的话平安的跳过去了。

 

 

太阳落山的时候,我沿着北河沿的杨柳树往前走。

河那边杨柳树下,一个美丽的小姑娘扶着书包同我

一样的方向往前走。

起初她走在我前,我快一点步子赶上了,两个人差

不多成一条直线。

她往天上一睄,我也往天上一睄,原来杨柳缝里衬

出半轮月亮。

月亮好像也爱那小姑娘,带笑的向着我们朝后退。

不觉间前面到了一座桥,我更快一点步子,打算到

那边去捱近她。——

不知怎的却站在桥头望着她过去了。

 

【题注】载1923年4月15日《诗》第2卷第1号,署名冯文炳。

 

 

 

我的坟上明明是我的鬼灯,

催太阳去看为人间之一朵鲜花。

 

【题注】初载1934年4月23日北平《华北日报·文艺周刊》第4期,署名废名。

 

 

小 园

 

我靠我的小园一角栽了一株花,

花儿长得我心爱了。

我欣然有寄伊之情,

我哀于这不可寄,

我边我这花的名儿也不可说,

难道是我的坟么?

 

【题注】手稿,无署名。据1948年4月5日《天津民国日报·文艺》第120期《新诗讲义关于我自己的一章》,知作于民国二十年。

 

 

 

人都说我是深山隐者,

我自夸我为诗人,

我善想大海,

善想岩石上的立鹰,

善想我的树林里有一只伏虎,

月地爬虫

善想庄周之黾神,

褒姒之笑,

西施之病,

我还善想如来世尊,

菩提树影,

我的夜真好比一个宇宙,

无色无相,

即色即相,

沉默又就是我的声音,

自从有一天,

是一个朝晨,

伊正在那里照镜,

我本是游戏,

向窗中觑了这一位女子,

 

我却就在那个妆台上

仿佛我今天才认见灵魂,

世间的东西本来只有我能够认,

我一点也不是游戏,

一个人我又走了回来,

我的掌上捧了一颗光明,

我想不到这个光明又给了我一个黑暗,——

从此我才忠实于人间的光阴,

我看守着夜,

看守着夜我把我的四壁也点了一盏灯,

我越看越认它不是我的光明,

我的光明那里是这深山里一只孤影?

我却没有意思把我的灯再吹灭了,

我仿佛那一来我将害怕了。

 

四月十五日

 

 

 

我骑着将军之战马误入桃花源,

溪女洗花染白云,

我惊于这是那里这一面好明镜?

停马更惊我的马影静,

女儿善看这一匹马好看,

马上之人

唤起一生

汗流浃背,

马虽无罪亦杀人,——

自从梦中我拾得一面好明镜,

如今我才晓得我是真有一副大无畏精神,

我微笑我不能将此镜赠彼女儿,

常常一个人在这里头见伊的明净。

 

五月十三日

【题注】初载1934年5月7日北平《华北日报·文艺周刊》第6期,署名废名。

①家藏稿删“之”字。

②家藏稿此句加引号。

③“那里这一面”家藏稿作“一面”。

④家藏稿删“才”字。

 

 

 

我立在池岸

望那一朵好花

亭亭玉立

出水妙善,

“我将永不爱海了。”

荷花微笑道:

“善男子,

花将长在你的海里。”

 

五月十二日

【题注】初载1934年1月1日《文学季刊》创刊号,署名废名。

 

 

 

我学一个摘华高处赌身轻

跑到桃花源岸攀手掐一瓣花儿,

于是我把它一口饮了。

我害怕我将是一个仙人,

大概就跳在水里湮死了。

明月出来吊我,

我欣喜我还是一个凡人

此水不现尸首,

一天好月照澈一溪哀意。

 

五月十三日

【题注】初载1934年1月1日《文学季刊》创刊号。署名废名。

①“华”家藏稿改作“花”。

 

 

 

我不能画一幅画同梦一样,

因为我想世上没有那个颜色呀,

只有太阳画出明月的山水来,

我遇见伊,

那忘记之笔它画了一笔呀。

 

五月十三日

 

 

 

光阴好比一面镜子似的,

伊来了

相思的日子圆一个虚幻。

 

五月十三日

 

 

 

我知道是夜里,

一心想念朝云,

月儿就在那里寂寞了,

我一望见她

我凄然泪下,

渗淡西子镜,

自挂思维树。

五月十三日

 

【题注】初载1934年4月30日北平《华北日报·文艺周刊》第5期,署名废名。

 

 

 

梦中我梦见我的泪儿最好看,

是一个玩具,

上帝叫他做一只船,

渡于人生之海,

因为他是泪儿,

岸上之人,

你别唤他。

 

梦中我梦见我的泪儿最好看,

是一个玩具,

上帝叫他做一只船,

渡于人生之海,

因为他是泪儿,

岸上之人,

你别看他。

 

五月十四日

 

 

 

我的泪是泪海之朵,

恰似池莲

不没于水

水上为仙。

 

爱神顽皮

时如风至

鼓翼而过,——

我又应该听人间的消息,

仿佛风吹凶吉,

吁嗟乎

无可奈何

花涕泣。

 

五月十四日

【题注】初载1934年4月30日北平《华北日报·文艺周刊》第5期,署名废名。

 

 

 

我荡一只船儿

坐到伊那儿去,

水连天,

天连水,

我还吹我的笛儿,

清风徐来,

笛韵悠扬,

水波不兴,

我越荡越看不见人间,

我以为我的路途遥远,

我就歇了我的调儿不唱,

因为它越来越是一个哀调儿,

好像是吹在天上,

最后我想我已经不远,

我已经到了,

我一看两个大字

白水映澈天堂,

于是我歇了我的桨儿

不由得我两泪滴,

上帝他要是牵我进去

他晓不晓得我的灵魂

是伊给我的?

我还不晓得伊在那里。

 

五月十五日

 

 

 

想着伊的去年,

想着伊的十年,

想着伊笑,

想着伊生日,

想着伊一个淘气的小女儿,

想着伊同弟弟闹,

想着母亲责备伊,

想着伊在门口看一只燕子飞,

想着我画一幅画,

想着上帝

想着宇宙,

想着我自己,

想着伊点一盏灯,

一个人,

不知为什么眉儿那么低下来,

于是我又在白日里看见伊的黄昏了,

我又送伊一个朝晨。

 

五月十六日

 

 

 

因为梦里梦见我是个镜子,

沉在海里他将也是个镜子,

一位女郎拾去

她将放上她的妆台。

因为此地是妆台,

不可有悲哀。

 

五月十六日

【题注】初载1934年1月1日《文学季刊》创刊号,署名废名。

 

 

 

梦中我采得一枝好花,

我还说我画个瓶子把它插起来,

伊笑道,

“你这梦我很喜欢。”

我想我这花是一份赠品。

梦中我画得一幅好画,

我想明天早晨我一定好好的展开看一看,

伊笑道,

“你还是做了一个梦!”

我说“我这画是赠给你的。”

 

五月十八日

 

 

 

池塘生春草,

池上一棵树,

树言,

“我以前是一颗种子。”

草言,

“我们都是一个生命。”

植树的人走了来,

看树道,

“我的树真长得高,

我不知那里将是我的墓?”

他仿佛想将一钵花端进去。

五月十八日

 

【题注】初载1934年11月10日《水星》第1卷第2期,署名废名。

 

 

 

满天的星

颗颗说是永远的春花。

东墙上海棠花影

簇簇说是永远的秋月。

清晨醒来是冬夜梦中的事了。

昨夜夜半的星,

清洁真如明丽的网,

疏而不失,

春花秋月也都是的,

子非鱼安知鱼。

 

【题注】载1937年3月10日《新诗》第1卷第6期,署名废名。又有手稿,无署名。

 

 

十二月十九夜

 

深夜一枝灯,

若高山流水,

有身外之海。

星之空是鸟林,

是花,是鱼,

是天上的梦,

海是夜的镜子。

思想是一个美人,

是家,

是日,

是月,

是灯

是炉火,

炉火是墙上的树影,

是冬夜的声音。

 

【题注】载1937年6月1日《文学杂志》第1卷第2期,署名废名。又有手稿,无署名。

 

 

宇宙的衣裳

 

灯光里我看见宇宙的衣裳,

于是我离开一幅面目不去认识他,

我认得是人类的寂寞,

犹之乎慈母手中线

游子身上衣,——

宇宙的衣裳,

你就做一盏灯罢,

做诞生的玩具送给一个小孩子,

且莫说这许多影子。

 

【题注】载1937年6月1日《文学杂志》第1卷第2期,署名废名。又有手稿,无署名,末署“四.一.”。

 

 

喜悦是美

 

梦里的光明,

我知道这是假的,

因为不是善的。

我努力睁眼,

看见太阳的光线,

我喜悦这是真的,

因为知道是假的,

喜悦是美。

 

【题注】载1937年6月1日《文学杂志》第1卷第2期,署名废名。又有手稿,无署名,末署“二六,四,一。”。

 

 

寄之琳

 

我说给江南诗人写一封信去,

乃窥见院子里一株树叶的疏影,

他们写了日午一封信。

我想写一首诗,

犹如日,犹如月,

犹如午阴,

犹如无边落木萧萧下,——

我的诗情没有两个叶子。

 

五,八.

【题注】手搞,无署名,题原作“寄卞之琳”涂去“卞”字。又载1937年7月10日《新诗》第2卷第3、4期,署名废名,未标时间。作者《新诗讲义——关于我自己的一章》言约作于1935或1936年,而卞之琳认为“年份应是1937,正是我在杭州小住的时候”(《冯文炳选集·序》,人民文学出版社1985年3月版)。据手搞中标署创作时间的格式判断,本诗与此前两首可能作于同一作,均在1937年。

 

 

街 头

 

行到街头乃有汽车驰过,

乃有邮筒寂寞。

邮筒PO

乃记不起汽车的号码X,

乃有阿拉伯数字寂寞,

汽车寂寞,

大街寂寞,

人类寂寞。

 

【题注】载1937年7月10日《新诗》第2卷第3、4期,署名废名。

 

 

雪的原野

 

雪的原野,

你是未生的婴儿,

明月不相识,

明日的朝阳不相识,

今夜的足迹是野兽么?

树影不想识。

雪的原野,

你是未生的婴儿,

灵魂是那里人家的灯么?

灯火不相识。

雪的原野,

你是未生的婴儿,

未生的婴儿,

是宇宙的灵魂,

是雪夜一首诗。

 

【题注】载1947年3月2日北平《平明日报·星期艺文》第10期,署名废名。又,人民文学出版社1985年3月版《冯文炳选集》插页上有该诗前半首手稿照片。

 

 

四月二十八日黄昏

 

街上的电灯柱

一个灯一个灯。

小孩子手上拿了杨柳枝

看天上的燕子飞,

一个灯一个灯。

石头也是灯。

道旁犬也是灯。

盲人也是灯。

叫化子也是灯。

饥饿的眼睛

也是灯也是灯。

黄昏天上的星出现了,

一个灯一个灯。

 

【题注】手稿,无署名。又载1947年6月15日《龙门杂志》第1卷第4期,署名废名。

①刊本前此两行并为一行。

②刊本前此两行并为一行,中有“——”号。

 

 

街上的声音

 

街上的声音

不是风的声音——

小孩子说是打糖锣的。

风的声音

不是宇宙的声音——

小孩子说是打糖锣的。

小孩子,

风的声音给你做一个玩具罢,

街上的声音是宇宙的声音。

 

【题注】载1947年3月2日北平《平明日报·星期艺文》第10期,署名废名。

 

 

 

人类的灾难止不住晨鸡鸣,1

村子里非常之静,

大家惟恐大祸来临。

不久是逃亡,

不久是死亡,

鸡鸣狗吠是理想的世界了。

 

【题注】载1948年2月15日北平《平明日报·星期艺文》第43期,署名废名。又载1948年5月1日《文学杂志》第2卷第12期,署名废名。现据《平明日报》所刊排印。

1《文学杂志》本“止不住晨鸡鸣”另作一行。

 

 

 

人类的残忍

正如人类的面孔,

彼此都是认识的。

 

人类的残忍

正如人类的思想,

痛苦是不相关的。

 

【题注】载1948年2月15日北平《平明日报·星期艺文》第43期,署名废名。又载1948年5月1日《文学杂志》第2卷第12期,署名废名。现据《平明日报》所刊排印。

①“认识”《文学杂志》本作“相识”。

 

 

 

飞机在空中

等于飞鸟,

飞机在空中

是炸弹。

什么是思想?

思想是飞鸟,

是炸弹。

什么是真理?

真理不是飞鸟,

不是炸弹。

真理是人类的同情心。

 

【题注】载1948年2月15日北平《平明日报·星期艺文》第43期,署名废名。又载1948年5月1日《文学杂志》第2卷第12期,署名废名。现据《平明日报》所刊排印。

 

 

诗集资料现存傅天虹汉语新诗藏馆

(点击链接)

http://www.purepoem.com/writeDetail.php?id=1fb4052f8c79a8ff5c88ca3e4269807c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