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湖图书编著中心

医学,教辅,科技,文化,专著等,QQ1033842791

 
 
 

日志

 
 
关于我

江苏一湖:本名,丁瑞,江苏下相人,国家一级美术师,青年书法家,诗人,专栏评论人,主编过诗歌类刊物,做过诗歌专题栏,几百首诗被专业配音朗诵,翻译成英文法文,策划出版文集百部,欢迎文友交流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汉语新诗资料备存--馆藏胡适短诗精选小辑  

2012-04-01 10: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傅天虹、屠岸策编,中英对照(英译略)

 

汉语新诗资料备存--馆藏胡适短诗精选小辑 - 江苏一湖 - 一湖出书1277024021

胡适(1891~1962),本名胡嗣糜,字适之,安徽绩溪人,生于上海。胡适是“新诗老祖宗”,第一个用白话写诗。著有《尝试集》、《胡适短诗选》(香港银河双语版)等。

 

馆藏胡适汉语新诗精选小辑

 

 

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

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

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

 

1916年8月23日

 

 

中秋夜月

 

小星躲尽大星少,果然今夜清光多!

夜半月从江上过,一江江水变银河。

 

1916年9月11日

 

 

 

昨日大雾,追思夏间一景,因存之。

 

雨脚渡江来,

山头冲雾出。

雨过雾亦收,

江楼看落日。

 

1916年11月1日

 

 

 

坐也坐不下,

忘又忘不了。

刚忘了昨儿的梦,

又分明看见梦里那一笑。

 

1924年1月15日

 

 

 

我笑你绕太阳的地球,一日夜只打得一个回旋;

我笑你绕地球的月亮,总不会永远团圆;

我笑你千千万万大大小小的星球,

总跳不出自己的轨道线;

我笑你一秒钟行五十万里的无线电,

总比不上我区区的心头一念!

我这心头一念:

才从竹竿巷,忽到竹竿尖;

忽在赫贞江上,忽在凯约湖边;

我若真个害刻骨的相思,

便一分钟绕遍地球三千万转!

 

竹竿巷,是我住的巷名。竹竿尖,是吾村后山名。——原注

1917年9月

 

 

人力车夫

 

警察法令,十八岁以下,五十岁以上,皆不得为人力车夫。

 

“车子!车子!”车来如飞。

客看车夫,忽然中心酸悲。

客问车夫,“你今年几岁?拉车拉了多少时?”

车夫答客,“今年十六,拉过三年车了,你老别多疑。”

客告车夫,“你年纪太小,我不坐你车。

我坐你车,我心惨凄。”

车夫告客,“我半日没有生意,我又寒又饥。

你老的好心肠,饱不了我的饿肚皮,

我年纪小拉车,警察还不管,你老又是谁?”……

 

1917年11月9日

 

 

 

 

我大清早起,

站在人家屋角上哑哑的啼。

人家讨厌我,说我不吉利。——

我不能呢呢喃喃讨人家的欢喜!

 

 

天寒风紧,无枝可栖。

我整日里飞去飞回,整日里挨饥。——

我不能替人家带着鞘儿翁翁央央的飞,

也不能叫人家系在竹竿头,赚一撮黄小米!

 

1917年12月11日

 

 

三溪路上大雪一个红叶

 

我行山雪中,抬头忽见你!

我不知何故,心里很欢喜;

踏雪摘下来,夹在小书里;

还想做首诗,写我欢喜的道理。

不料此理很难写,抽出笔来还搁起。

 

1917年12月22日

 

 

 

九,八,二四,夜游后湖——即玄武湖,——主人王伯秋要我作诗,我竟做不出诗来,只好写一时所见,作了这首小诗。

 

水上一个萤火,

水里一个萤火,

平排着,

轻轻地,

打我们的船边飞过。

他们俩儿越飞越近,

渐渐地并作了一个。

 

1920年8月24日

 

 

 

也想不相思,

免得相思苦。

几度细思量,

情愿相思苦!

 

有一天我在张慰慈的扇子上写了两句话:“爱情的代价是痛苦,爱情的方法是要忍得住痛苦。”陈独秀引我这两句话,做了一条随感录(《每周评论》二十五号),加上一句按语道:“我看不但爱情如此,爱国爱公理也都如此。”这条随感录出版后三日,独秀就被军警捉去了,至今还不曾出来。我又引他的话,做了一条随感录(《每周评论》二十八号)。后来我又想这个意思可以入诗,遂用《生查子》词调做了这首小诗。

 

1919年6月28日

 

 

新婚杂诗二----五首

 

 

回首十四年前,

初春冷雨,

中村箫鼓,

有个人来看女婿。

匆匆别后便轻将爱女相许。

只恨我十年作客,归来迟暮,

到如今,待双双登堂拜母,

只剩得荒草新坟,斜阳凄楚!

最伤心,不堪重听,灯前人诉,阿母临终语!

 

 

与新妇同至江村,归途在杨桃岭上望江村,庙首诸村,及其北诸山。

 

重山迭嶂,

都似一重重奔涛东向!

山脚下几个村乡,

百年来多少兴亡,不堪回想!——

更何须回想!

想十万万年前,这多少山,

都不过是大海里一些儿微波暗浪!

 

 

吾订婚江氏,在甲辰年。戊申之秋,两家皆准备婚嫁,吾力阻之,始不果行。然此次所用嫁妆,犹多十年旧物。吾本不欲用爆竹,后以其为吾母十年前所备,不忍不用之。

 

记得那年,你家办了嫁妆,我家备了新房,

只不曾捉到我这个新郎!

这十年来,换了几朝帝王,看了多少世态炎凉,

锈了你嫁奁中的刀剪,

改了你多少嫁衣新样;——

更老了你和我人儿一双!——

只有那十年陈的爆竹,越陈偏越响!

 

 

十几年的相思刚才完结,

没满月的夫妻又匆匆分别。

昨夜灯前絮语,全不管天上月圆月缺。

今宵别后,便觉得这窗前明月,

格外清圆,格外亲切!

你该笑我,饱尝了作客情怀,别离滋味,

还逃不了这个时节!

 

1918年1月

 

 

四月二十五夜

 

吹了灯儿,卷开窗幕,放进月光满地。

对着这般月色,教我要睡也如何睡!

我待要起来遮着窗儿,推出月光,

又觉得有点对他月亮儿不起。

我终日里讲王充、仲长统、阿里士多德、爱比苦拉斯……

几乎全忘了我自己!

多谢你殷勤好月,提起我过来哀怨,过来情思。

我就千思万想,直到月落天明,也甘心愿意!

怕明夜,云密遮天,风狂打屋,何处能寻你!

 

1918年4月25日

 

 

 

院子里开着两朵玉兰花,三朵月季花,

红的花,紫的花,衬着绿叶,映着日光,怪可爱的。

没人看花,花还是可爱;

但有我看花,花也好像更高兴了。

我不看花,也不怎么,

但我看花时, 我也更高兴了。

还是我因为见了花高兴,故觉得花也高兴呢?

还是因为花见了我高兴,故我也高兴呢?——

人生在世,须使可爱的见了我更可爱;

须使我见了可爱的我也更可爱!

 

1918年5月

 

如梦令

 

去年八月作如梦令两首。

 

 

他把门儿深掩,

不肯出来相见。

难道不关情?

怕是因情生怨。

休怨!休怨!

他日凭君发遣。

 

 

几次曾看小像,

几次传书来往,

见见又何妨!

休做女孩儿相。

凝想,凝想,

想是这般模样!

 

 

今年八月与冬秀在京寓夜话,忽忆一年前旧事,遂和前词,成此阕。

 

天上风吹云破,

月照我们两个。

问你去年时,

为甚闭门深躲?

“谁躲?谁躲?

那是去年的我!”

 

1918年8月

 

 

一颗星儿

 

我喜欢你这颗顶大的星儿,

可惜我叫不出你的名字。

平日月明时,

月光遮尽了满天星,

总不能遮住你。

今天风雨后,

闷沉沉的天气,

我望遍天边,寻不见一点半点光明,

回转头来,

只有你在那杨柳高头依旧亮晶晶地。

 

1919年4月25日

 

 

奔丧到家

 

往日归来,才望见竹竿尖,才望见吾村,

便心头狂跳,遥知前面,老亲望我,含泪相迎。

“来了?好呀!”——更无别话,说尽心头欢喜悲酸无限情。

偷回首,揩干泪眼,招呼茶饭,款待归人。

 

今朝,——

依旧竹竿尖,依旧溪桥,

只少了我的心头狂跳!——

何消说一世的深恩未报!

何消说十年来的家庭梦想都一一云散烟消!——

只今日到家时,更何处能寻他那一声“好呀,来了!”……

 

1918年12月1日

 

 

 

他也许爱我,——也许还爱我,——

但他总劝我莫再爱他。

他常常怪我;

这一天他眼泪汪汪的望着我,

说道:“你如何还想着我?

你想着我,又如何能对他?

你要是当真爱我,

你应该把爱我的心爱他,

你应该把待我的情待他。”

 

他的话句句都不错:

上帝帮我!

我“应该”这样做!

 

1919年3月20日

 

 

 

威权坐在山顶上,

指挥一班铁索锁着的奴隶替他开矿。

他说:“你们谁敢倔强?

我要把你们怎么样就怎么样!”

 

奴隶们做了一万年的苦工,

头颈上的铁索渐渐的磨断了。

他们说:“等到铁索断时,

我们要造反了!”

 

奴隶们同心合力,

一锄一锄的掘到山脚底。

山脚底挖空了,

威权倒撞下来,活活的跌死!

 

是夜陈独秀在北京被捕;半夜后,某报馆电话来,说日本东京有大罢工举动。

 

1919年6月11日

 

 

自题《藏晖室札记》

十五册汇编

 

从前有怡荪爱你们,

把你们殷勤收起,深深藏好。

于今怡荪死了,谁还这样看待你们?

我怕你们拆散了,故叫钉书的把你们装好。

 

你们不是我一个人做的。

因为怡荪爱看你们,夸奖你们,

故你们是我为怡荪做的,——

是我和怡荪两个人做的。

 

怡荪死了,你们也停止了。

可怜我的怡荪死了!

 

1919年7月30日

 

 

我的儿子

 

我实在不要儿子,

儿子自己来了。

“无后主义”的招牌,

于今挂不起来了!

譬如树上开花,

花落天然结果。

那果便是你,

那树便是我。

树本无心结子,

我也无恩于你。

但是你既来了,

我不能不养你教你,

那是我对人道的义务,

并不是待你的恩谊。

将来你长大时,

莫忘了我怎样教训儿子:

我要你做一个堂堂的人,

不要你做我的孝顺儿子。

 

1919年7月30日

 

 

 

《每周评论》于八月三十日被封禁,国内的报纸很多替我们抱不平的。我做这首诗谢谢他们。

 

 

“这柯大树很可恶,

他碍着我的路!

来!

快把他斫倒了,

把树根亦掘去。——

哈哈!好了!”

 

 

大树被斫做柴烧,

树根不久也烂完了。

斫树的人很得意,

他觉得很平安了。

 

 

但是那树上还有许多种子,——

很小的种子,里在有刺的壳里,——

 

上面盖着枯叶,

叶上堆着白雪,

很小的东西,谁也不注意。

 

 

雪消了,

枯叶被春风吹跑了。

那有刺的壳都裂开了,

每个上面长出两瓣嫩叶,

笑迷迷的好像是说:

“我们又来了!”

 

 

过了许多年,

坝上田边,都是大树了。

辛苦的工人,在树下乘凉,

聪明的小鸟,在树上歌唱,——

那斫树的人到那里去了?

 

1919年9月26日

 

 

 

“努力!努力!

努力望上跑!”

 

我头也不回,

汗也不揩,

拼命的爬上山去。

 

“半山了,努力!

努力望上跑!”

 

上面已没有路,

我手攀着石上的青藤,

脚尖抵住岩石缝里的小树,

一步一步的爬上山去。

 

“小心点!努力!

努力望上跑!”

 

树桩扯破了我的衫袖,

荆棘刺伤了我的双手,

我好容易打开了一条路爬上山去。

 

上面果然是平坦的路,

有好看的野花,

有遮阴的老树。

 

但是我可倦了,

衣服都被汗湿遍了,

两条腿都软了。

 

我在树下睡倒,

闻着那扑鼻的草香,

便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

 

睡醒来时,天已黑了,

路已行不得了,

“努力”的喊声也灭了。……

 

猛省!猛省!

我且坐到天明,

明天绝早跑上最高峰,

去看那日出的奇景!

 

1919年9月28日

 

 

一颗遭劫的星

 

《国民公报》响应新思潮最早,遭忌也最深。今年十一月被封,主笔孙几伊君被捕。十二月四日判决,孙君定监禁十四个月的罪。我为这事做这诗。

 

热极了!

更没有一点风!

那又轻又细的马缨花须

动也不动一动!

 

好容易一颗大星出来,

我们知道夜凉将到了:——

仍旧是热,仍旧没有风,

只是我们心里不烦躁了。

 

忽然一大块黑云

把那颗清凉光明的星围住;

那块云越积越大,

那颗星再也冲不出去!

 

乌云越积越大,

遮尽了一天的明霞;

一阵风来,

拳头大的雨点淋漓打下!

 

大雨过后,

满天的星都放光了。

那颗大星欢迎着他们,

大家齐说,“世界更清凉了!”

 

1919年12月17日

 

 

——悼志摩

 

狮子蜷伏在我的背后,

软绵绵地他总不肯走。

我正要推他下去,

忽然想起了死去的朋友。

 

一只手拍着打呼的猫,

两滴眼泪湿了衣袖:

“狮子,你好好的睡罢。——

你也失掉了一个好朋友。”

 

1931年12月4日

 

 

蔚蓝的天上

 

蔚蓝的天上,

这里那里浮着两三片白云;

暖和的日光

斜照着一层一层的绿树,

斜照着黄澄澄的琉璃瓦:——

只有那望不尽的红墙,

衬得住这些颜色!

 

下边,

一湖新出水的荷叶,

在凉风里笑的狂抖。

那黝绿的湖水

也吹起几点白浪,

陪着那些笑弯了腰的绿衣女郎微笑!

 

1920年6月23日

 

 

 

十点钟了,

有点风了,

我打南京鼓楼下过。

丫!鼓楼的墙头上

那里来的这许多灯火?

原来是七八个火把,

几盏破灯笼,

照着许多泥水匠,

在那里打夜工,

涂补那鼓楼上的红墙!

 

我们很感谢美国的议员团,

你们这一次来游,

使霉烂的南京也添上一些儿新气象!

 

1920年8月7日

 

 

 

报载英国第一“莎翁剧家”福北洛柏臣(Forbes-Robertson)现在不登台了,他最后的“告别辞”说,他自己做戏的秘诀只有一句话:“我做戏要做的我自己充分愉快。”这句话不单可适用于做戏,一切艺术都是如此。病中无事,戏引伸这句话,做成一首诗。

 

我忍着一副眼泪,

扮演了几场苦戏,

一会儿替人伤心,

一会儿替人着急。

 

我是一个多情的人,

这副眼泪如何忍得?

做到了最伤心处,

我的眼泪热滚滚的直滴。

 

台下的人看见了,

不住的拍手叫好。——

他们看他们的戏,

那懂得我的烦恼?

 

1920年9月22日

 

 

 

我把酒和茶都戒了,

近来戒到淡巴菰;

本来还想戒新诗,

只怕我赶诗神不去。

 

诗神含笑说:

“我来决不累先生。

谢大夫不许你劳神,

他不能禁你偶然高兴。”

 

他又涎着脸劝我:

“新诗做做何妨?

做得一首好诗成,

抵得吃人参半磅!”

 

1920年10月6日

 

 

梦与诗

 

都是平常经验,

都是平常影像,

偶然涌到梦中来,

变幻出多少新奇花样!

 

都是平常情感,

都是平常言语,

偶然碰着个诗人,

变幻出多少新奇诗句!

 

醉过方知酒浓,

爱过方知情重:——

你不能做我的诗,

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1920年10月10日

 

 

礼!

 

他死了父亲不肯磕头,

你们大骂他。

他不肯行你们的礼,

你们就要打他。

 

你们都能呢呢啰啰的哭,

他实在忍不住要笑了。

你们都有现成的眼泪,

他可没有——他只好跑了。

 

你们串的是什么滑稽戏!

也配抬出“礼”字的大帽子!

你们也不想想,

究竟死的是谁的老子?

 

1920年11月25日

 

 

双十节的鬼歌

 

十年了,

他们又来纪念了。

他们借我们,

出一张红报,

做几篇文章;

放一天例假,

发表一批勋章:

这就是我们的纪念了!

 

要脸吗?

这难道是革命的纪念吗?

我们那时候,

威权也不怕,

生命也不顾;

监狱作家乡,

炸弹底下来去:

我们能受这种无耻的纪念吗?

 

别讨厌了,

可以换个法子纪念了!

大家合起来,

赶掉这群狼,

推翻这鸟政府;

起一个新革命,

造一个好政府:

那才是双十节的纪念了!

 

1921年10月4日

 

 

十一月二十四夜

 

老槐树的影子

在月光的地上微晃;

枣树上还有几个干叶,

时时做出一种没气力的声响。

 

西山的秋色几回招我,

不幸我被我的病拖住了。

现在他们说我快要好了,

那幽艳的秋天早已过去了。

 

1920年11月25日

 

 

 

我从山中来,带得兰花草;

种在小园中,希望开花好。

 

一日望三回,望到花时过;

急坏种花人,苞也无一个!

 

眼见秋天到,移花供在家;

明年春风回,祝汝满盆花!

 

1921年10月4日

 

 

晨星篇

 

送叔永、莎菲到南京

 

我们去年那夜,

豁蒙楼上同坐;

月在钟山顶上,

照见我们三个。

我们吹了烛光,

放进月光满地;

我们说话不多,

只觉得许多诗意。

 

我们做了一首诗,

——一首没有字的诗,——

先写着黑暗的夜,

后写着晨光来迟;

在那欲去未去的夜色里,

我们写着几颗小晨星,

虽没有多大的光明,

也使那早行的人高兴。

 

1921年12月8日

 

 

秘魔崖月夜

 

依旧是月圆时,

依旧是空山,静夜。

我独自踏月归来,

这凄凉如何能解!

 

翠微山上的一阵松涛,

惊破了空山的寂静。

山风吹乱了窗纸上的松痕,

吹不散我心头的人影。

 

1923年12月22日

 

 

也是微云

 

也是微云,

也是微云过后月光明。

只不见去年的游伴,

也没有当日的心情。

 

不愿勾起相思,

不敢出门看月。

偏偏月进窗来,

害我相思一夜。

 

1925年

 

 

 

山下绿丛中,

露出飞檐一角,

惊起当年旧梦,

泪向心头落。

 

对他高唱旧时歌,

声苦无人懂。——

我不是高歌,

只是重温旧梦。

 

1927年7月4日

 

 

十月九夜在西山

 

许久没有看见星儿这么大,

也没有觉得他们离我这么近。

秋风吹过山坡上七八棵白杨,

在满天星光里做出雨声一阵。

 

1931年10月9日

 

诗集资料现存傅天虹汉语新诗藏馆

(点击链接)

http://www.purepoem.com/writeDetail.php?id=ff7cda6afda892ef04d07f12b52affee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